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王永红留名:一个中国典型玩家的逃亡

王永红留名:一个中国典型玩家的逃亡

来源:虎嗅网 作者:衣公子的剑 责编:杨帆
王永红留名:一个中国典型玩家的逃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衣公子的剑(ID:yigongzidejian),作者:衣公子(信托经理、财经作家)。


中弘股份的简介里至今醒目标注着:在未来五年内,力争将“新奇世界”品牌打造成中国文化旅游地产的领军品牌。


“未来”真是每一个情感骗子和商业巨诈最喜欢使用的词汇。


王永红的豪言犹在耳畔:梦想从来不会被打折,只要有一直做下去的勇气。


王永红和贾跃亭,始终只差一个PPT。如今,王永红终于等来了超越贾跃亭的机会,中弘股份已股价已经连续16个交易日低于面值1元,即将触发退市条件,有望成为A股历史上第一支因 “仙股”而被退市的股票。


王永红,这个贯穿国运的典型中国商人,伴随他逃亡的挽歌,一个时代的大幕缓缓落下。


01 少年成名


1992年的北京,秋高气爽,天空湛蓝,黄了一半的银杏在阳光里,随着微风摇摆。


少年王永红从江西来到北京,开始了自己的北漂打工生涯,跟着一个台湾老板做汽车保洁和加油站生意。深切感受首都繁华,少年励志一番作为。随后王永红开始了自己的创业。1999年,当王永红将自己经营多年的连锁加油站卖给中石化,望着人生收获的第一桶金,喜悦写满了那张青涩的脸庞。


这差一点就是个勤勉奋斗的励志故事。


望着东郊朝阳的常营乡,王永红怔怔地出了神。许久后下定决心,以砸锅卖铁地气势拿下了这里的600亩土地。那是中国房改的第二年。看着周围的庄稼地和垃圾场,周围人觉得这个28岁的青年疯了。


2000年,这600亩土地被称作“常营乡”;2003年五环通车,那里也不过被称作“五环外的常营”。


果然,北京主城区房市经年低迷,遑论五环外的常营。销售不畅,这一关灯吃面就是整整八年。


2008北京奥运,是一声发令枪,自此北京房价的走势改写了所有北京百姓的命运。北京CBD东扩,相应房价翻了三倍,而常营的地价更是翻了十倍。


守得云开见月明。别具一格的Loft设计、加上“层高4米89,买一层送一层”的营销手腕,初露锋芒。王永红也开始品尝到人脉能量的美味。明明是50年产权的商业住宅,却做到天然气入户、民水民电。多数人看不明白。只少数人记得几年前王永红弟兄就开始频繁同他们的江西老乡同框,背影里有着金融街甲字15号的门牌,对焦处有很多后来威望赫赫的人物。


此役王永红怒砍50亿利润。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年轻人站上北京的小土丘,俯视京城,眼神里饱含自信和深情。鲜衣怒马,年少成名,让他深刻领悟,赚钱从来只有一个道理——低买高卖。


02 同乡


三年前,正是金融和地产热恋时分。


衣公子参加一个饭局,喝到开心处。一位江湖前辈感慨人生:“真正可以造就暴富的只有地产和金融!”说完,一杯茅台仰脖而尽,根本不把现场一位年薪百万的互联网项目经理放在眼里。衣公子打个圆场:不要介意,这是old money的傲慢。


三年后,渐渐明白,傲慢又如何,要说到一夜暴富,在座的,我不是针对谁。


一个人要经历或者阅读很多真切的苦难,才会不甘心的承认,大多数成功都是偶然。


像素之后,中弘再也没有过成功的地产项目。


而王永红对于像素成功模式的偏执,使得中弘深入布局商业,却不做住宅。完美错过中国居民刚需改善和入城造安居造就的住宅牛市,在商业地产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他需要新的战场,他的兵刃还要饮血。


在王永红下定决心借壳ST科苑的日子里,难题掣肘——经营不善的中弘根本没有收购资产的现金。


关键时刻,在建银国际借得精兵4亿。对价中,建银国际收获中弘投资股权,该部分股权再在借壳过程中,置换成上市公司股权,上市解禁后市值接近9.67亿,并且很快全部套现完毕。


正把酒言欢时分,不请自来的监管部门破门而入,先后担任建设银行投资银行部处长、建银国际控股CFO、建银国际董事长的张传斌因涉嫌另一起案件的老鼠仓刑事犯罪被带走接受调查。


王永红毫发无损。2013年,历经地产狂欢、坐拥资本市场游戏门票的王永红问鼎江西首富。


江西首富不敢当,心里异常感恩他的江西大哥。


36——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平常的数字,但是对于中国华融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


江西人赖小民对于同乡有着异乎执着的信任。江西行政区划代码,36。在中国华融江西帮的小圈子,又称36局。这些年在华融升迁高就,没点36局的关系还真不行。


赖可真喜欢王永红这个江西后辈。


主业乏力的中弘股份,股价低迷。站在土丘凝望北京的王永红还是那么自信和深情,只是回忆起人生巅峰的快意,感慨如今实业的维艰,眼眸的颜色越发异样。


那可是中国股民最深情款款的年代。只要上市公司释放并购、高送转的消息,一定能换取股价的大涨。望眼武林,最谙此道的人莫过于大隐在陆家嘴的徐翔。一袭白衣,心无旁骛,长剑出鞘,一剑封喉。


深居简出,人生只有炒股一个爱好的徐翔,像一位带着毡帽的武士,即使坐在你对面,也低着头,毡帽遮住脸庞。


当王永红终于找到徐翔,倾诉完自己诉求之后。徐翔微微抬头,帽檐下露出下巴。突然,嘴角轻微上扬,神秘一笑。


还有比这更容易的吗?徐翔的镰刀,招式简单、实用粗暴。


初,名下基金、关联方提前入场布阵中弘股票;再,中弘有节奏释放利好消息;后,徐翔在二级市场竞价、抬升,营造市场预期;果然,贪婪又愚蠢的资金闻讯而来,股价继续攀升。徐翔瓮中捉鳖,抛售盈利。手起刀落,招招血溅。


为了这个游戏,王永红细心构建 “A+3”战略:一家A股上市公司,搭配3家港股上市公司。先后收购H股的中玺国际(前称卓高集团)和开易控股(KEE),和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收购后,或变更相关公司主业,先后营造矿产资源、网游手游、文化旅游的新方向,加之股票“高送转”。奏起一曲“七弦无形剑”,曲调缓和,却杀人无形。


主业不畅,没有资金并购,一直是王永红的命门。华融每每在这样的时候通过旗下子公司,为中弘股份提供上亿美元级别的融资。


以中弘股份和王永红的资质,不可能拿到纯信用的融资款。而唯一稍微算得上谈判筹码的中弘股份股票早就被王永红质押光了。面对一个随时可能缺水而死的中弘,只有华融慷慨地伸出援手。金融圈的风控标准异常趋同,圈内人早有共识:别人不做,就某一家机构能做的项目都是有问题的。大家都不傻,有钱为什么不赚,有合适且匹配的风险为什么不取?


败象已现。


2015年,徐翔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警方以涉嫌操纵市场罪名抓捕。手铐上腕的刹那,徐翔白衣褶皱、头发凌乱、眼神迷惘。


风和日丽,正是追捕的好天气。陌上花发,金剑出匣,曾经纵横一时的名剑客,流出来的血也和常人一样,很快地就干了。


超过50亿且不断增大的逾期债务压得中弘透不过气。只有赖小民还是愿意拉王永红一把。


刘延安是赖的同乡、同学,他的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多年来被誉为赖小民华融之外的“影子公司”。2018年港桥投资和中弘股份签署130亿债务重组框架协议。


正在王永红看见逃出生天的希望时,赖小民却在4月被正式调查。侦查机关在这位曾经的江西瑞金高考状元的家中搜出2.7亿现金,一张张叠起来宛如80层高楼。


金融圈里谁愿意做天元锰业的项目?徒有规模,金玉其外,令金融从业者包括华融内部员工嗤之以鼻。


就算承接业务,对应风险,也会要一个足够高额的收益。只有华融平台下华融信托、华融证券等平台,多年来,在赖小民的授意下,频繁为天元锰业低息融资,再让天元锰业高息套利,金融高达上百亿。天元锰业和港桥投资一样,被称为赖小民的影子公司。


如今,曾经庞大的身影轰然倒下,徒留一场金额最大的贪腐案和一家A股股价最低的上市公司。


03 逃亡


王永红最后的放手一搏,是绕过了公司程序,转走61.5亿。


名义上是收购半山半岛项目的预付款。半山半岛这个令人费解,令复星郭广昌都怯步的项目,背后有着山西神秘富豪闫琦。


然而61.5亿究竟去向何方,已经无人知晓。和王永红一样消失在现实中国的迷雾里。


即使在最窘迫的时候,王永红也不愿失去那份少年得志培养出的优雅。


王永红为搏美人一笑,大手一挥,以1.24亿港元拍下雍正粉青双龙尊,送给韩熙庭。韩姑娘曾经出演张艺谋《金陵十三钗》,扮演十三钗中的怡春。然后,她的演艺事业就没有了然后。


故事里,因为交不上1.2亿港元的尾款,王永红和韩姑娘被一同告上法庭。


12.4亿原来只支付了4000万。这也是王永红一生生意的写照。最好的生意,一定是自己只出零头,其他都用别人的钱。


说到一夜暴富,在座各位,我不是针对谁。只要有足够大的杠杆把你送上赌桌,只要有足够的流动性支持让你输了也不用下赌桌。那么换谁都可以实现梦想,是张三、是李四或者是穿花衣的小燕子。


王永红已经在香港不回来了,开始了自己的“望北”生涯。曾经一战成名的年轻枭雄,如今连父亲的葬礼都没有办法参加。北望中原,会怎么样回忆这廿载的梦幻和狰狞?


8月14日,安徽证监局开始调查中弘股份披露报告上的虚假记载。中弘股份首次跌破1元。


中弘股份还要自救。


27日晚间中弘股份称与加多宝、银谊资本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28日开盘,中弘股份一字涨停。


但当天上午就收到加多宝集团公告,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且交易中加多宝的代表人黄伟清,并未获得任何授权。加多宝方证据凿凿。


那么黄伟清是谁?他目前是该交易另一参与方银谊资本实际控制人刘红雯的丈夫。但是他另一个身份,才足够称奇。


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且多方调查,可以判断黄伟清,原名冼伟,是前深圳市副市长王炬的前女婿。王市长,在世纪初因受贿、滥用职权获刑20年。冼伟则因走私、逃税等四宗罪于2003年被一审判处18年。


你们魂牵梦绕的资本市场,到底都是些什么玩家?


中弘股份像一个溺水的人,疯狂挣扎,试图抓住可能的一切。在宣布与加多宝终止合作的同一天,与宿州国厚、中泰创展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协议》。


中泰创展背后是中国资本市场大名鼎鼎的中植系。协议有云:


中泰创展酌情对中弘股份提供流动性支持,但不构成承诺。


中植系入场,条件苛刻,而且没有承诺。


这个故事里玩家实在太多,我小小的文章,只是一间陋室,已经坐不下这么多大佬了。


04 退市


如今,中弘股份的股价已经连续16个交易日低于1元。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第(十八)项的规定,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若A股出现因触发“1元退市制度”而摘牌的个股,对退市制度的构建,对贪婪玩家的遏制,对优胜劣汰市场价值的褒扬,都将具有巨大的标杆作用和示范意义。


期待我们能在这周见证。去吧,中弘,用你的死亡为民族伟大复兴带来点什么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衣公子的剑(ID:yigongzidejian),作者:衣公子(信托经理、财经作家)。

新闻推荐  
1双奖齐至彰显卓越业绩 伊利闪耀“金箸奖”奖台
2长城海岸进击安徽市场 掀起徽派名城的温润风暴
3泰禾深度布局,华中三城四院
4尚德机构携手广州国美,共建行业人力资源新生态
5百岁山以品牌影响力,为影视剧的内容增添了生活实感
6“2018广东省百强民营企业”榜单发布,雪松控股位列第七
7五粮液盛装亮相博鳌亚洲论坛首尔会议 成为欢迎晚宴唯一指定白酒
8哈尔滨市委书记王兆力莅临誉衡药业调研指导工作
9华东医药连续7年蝉联上市公司“金牛最具投资价值奖”
10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荣膺「四川省优秀民营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