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学人思想纵横  >  福莱特董事长行贿 产能利用不足上市圈钱再扩产

福莱特董事长行贿 产能利用不足上市圈钱再扩产

来源:京达财经 作者:付仲伟 责编:王馨
9月18日,福莱特玻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莱特”或“公司”)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上交所上市。
9月18日,福莱特玻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莱特”或“公司”)首发申请获证监会通过,将于上交所上市。

公司拟募集资金18.2亿元,首次公开发行的A股不超过2000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00%。

公开资料显示,福莱特是目前国内领先的玻璃制造企业,主营业务为光伏玻璃、浮法玻璃、工程玻璃和家居玻璃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玻璃用石英矿的开采和销售和EPC光伏电站工程建设,其中,光伏玻璃是公司最主要的产品,主要用作晶硅电池的封装透光面板。

u=4277326448,1012411543&fm=26&gp=0.jpg

京达财经发现,福莱特虽然过会,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却非常多。

既有光伏反倾销及贸易战的负面影响,而在产能利用率保持在75%左右、产销量无明显提高的情况下,本次募投项目的产能扩大必要性明显不足。

此外,该公司又因为内控问题连续出现两起生产责任事故。最引人关注的,当属实际控制人曾经涉及到100万的行贿案件,如今却顺利过会,让人大跌眼镜。

光伏反倾销与贸易战的间接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2015-2017年,福莱特玻璃实现营业收入29.24亿元、29.68亿元和29.9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3亿元、6.03亿元和4.27亿元。

其中来自光伏玻璃的收入分别为7.57亿元、9.12亿元和6.3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41%、81.16%和73.25%。

据了解,2017年度,福莱特玻璃内销收入占比为61.16%,外销收入占比为38.84%。

可见,光伏玻璃是福莱特的绝对主营收入,由于出口占比较大,这也成了公司业绩持续性的最大隐忧。

u=899358823,3127987191&fm=26&gp=0.jpg

福莱特玻璃在招股书中提示了贸易争端风险。

早在2015年8月,欧盟对中国光伏玻璃反倾销案件做出最终裁决,对中国光伏玻璃企业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

公司及其子公司嘉福玻璃、上福玻璃的出口至欧盟的反倾销税率为71.40%,反补贴税率为12.80%。

由于近年来光伏组件厂商纷纷向亚洲转移或建厂,公司直接出口欧洲的光伏玻璃比例较低且逐年下降,报告期各期分别为2.92%、0.64%和0.01%。

此外,2014年12月,美国对中国晶硅光伏组件按26.71%至165.04%征收反倾销税、征收反补贴税率27.64%至49.79%。

虽未对光伏玻璃直接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但该措施将直接影响公司组件客户在美国的产品价格、销量,降低光伏组件产品竞争力,从而间接影响对光伏玻璃的需求。

u=3949191987,656246478&fm=26&gp=0.jpg

港股A股双线作战 扩产必要性存疑

五年前,由于光伏行业遭遇全行业的困境,多家拟IPO的公司都被终止审查,或者申请被否。

其中,包括福莱特玻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福莱特”)。

随后,2015年11月26日登陆香港联交所,证券代码06865。

尽管已在香港上市,但福莱特玻璃仍然坚持冲刺A股IPO。

对于本次IPO募投项目,福莱特玻璃方面称,在现有产能已饱和的情况下,进一步扩大产能对公司未来盈利增长至关重要。

因而希望通过这些项目的建设投产,扩充公司年产能,丰富产品结构,有利于公司利用技术和规模优势,进一步降低成本,从而获取更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

u=3017201837,3687646597&fm=26&gp=0.jpg

然而,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福莱特玻璃光伏玻璃的产能利用率为78.55%,浮法玻璃的产能利用率为92.86%。

在贸易战有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产能利用率仅仅78%,却还要扩大产能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此问题也遭到监管层的质疑与问询。

董事长涉嫌行贿 两次违法遭曝光

2015年11月26日,福莱特玻璃已在香港主板上市,发行股票4.50亿股,每股发行价2.10港币,共募资9.45亿港币。

浙江省嘉兴市平湖县的一桩官员贪腐案,无意中将福莱特的董事长阮洪良牵扯进来。

2009年8月25日,时任嘉兴市秀洲区委副书记张少初,出资人民币100万元欲向福莱特玻璃董事长阮洪良购买原始股未成。

1年后,张少初收到了阮洪良以退还投资款名义多给的人民币100万元。

据检方指控:张少初在担任嘉兴市秀洲区委常委、组织部长、区委副书记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福莱特玻璃董事长阮洪良在公司生产经营等方面谋取利益。于2008年至2009年期间,收受阮洪良给予的人民币1000000元、美元5000元。

undefined

披露的细节不难看出,官员购买企业原始股已成为商业行贿的隐蔽伎俩之一。但收受贿赂的张少初到底为福莱特玻璃集团及阮洪良谋取了那些利益,至今并未披露。

在福莱特的招股说明书中,还披露了一年连续两起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第一起发生在2014年9月9日,福莱特玻璃发生了一起特种装备一般责任事故,对此嘉兴市秀洲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对公司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对公司处以10万元的罚款。

2014年11月22日,公司发生一起高处坠落事故,被处以12万元的罚款。

2017年6月19日,福莱特玻璃违反外汇登记管理规定,被国家外汇管理局嘉兴市中心支局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处以罚款8万元。

可以看出,上述行政处罚金额皆为10万数额,这在相关发规来说,实属重大违法行为。

另一方面,频频遭遇此类处罚,说明公司内控制度本身还存在重大隐忧。
新闻推荐  
1五粮液集团与江南大学、四川轻化工大学签署合作协议
2长城葡萄酒千商大会圆满召开,明年打造“文化长城”
3锤子科技为什么不能像小米一样成功?
4北京:中年男人的避风港
5“海天盛筵”走到十字路口
6站在丁字路口的唐岩
75000万套空置房,与买不起房的年轻人
8清宫戏完了
9华为动了谁的奶酪?
10许家印回家乡看望父老乡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