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房租5000,周末住五星酒店的北漂们

房租5000,周末住五星酒店的北漂们

来源:新世相X研究所 作者:新世相X研究所 责编:杨帆
房租5000,周末住五星酒店的北漂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世相X研究所(ID:thefairlab),作者:X 所长,头图来自unsplash


最近,我发现有个朋友,租着5000块的老工房,周末却时不时偷偷跑去五星级酒店住一晚。


他不约任何人,就一个人,呆着。


我本以为,这是在有钱有闲的人身上,才会出现的任性。后来惊讶地发现,像他这样的人在北京居然还有不少。


跟他们聊过之后,我发现虽然他们的处境和对于酒店的喜好各不相同,但住酒店故事都关乎于“逃离”,无一例外。


他们为了逃离室友,逃离过于关心你又不够理解你的家人,逃离洗澡水忽暖忽热的出租房,逃离一成不变的琐碎生活,逃离不满意的自己……


比起寻找“生活在远方”,去五星级酒店住一晚显得方便又便宜多了。不需要辞职、不需要承担什么代价、甚至连休假也不需要,就能睁开眼睛,换一个世界。


在这一两天的世界里,他们摇身变成富人,享受着最舒适的屋子、丰盛的早餐、精致的设计,和24小时的服务。


而后,他们重新有了力量,回到现实生活。


俯瞰芸芸众生,是我奋斗的动力



Ray,22岁,互联网创业者:


每当在生活中快要崩溃的时候,我就会去酒店住。


我是创业者,跟我的合伙人一起租了个商住一体房。这里既是我们的工作区域,也是我们睡觉起居的地方,在这里根本没有生活。


日夜颠倒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生物钟完全紊乱,每天只睡 4 个小时,也在我身上发生过。


要找回生物钟,找回生活的激情,住酒店是最有效的方法。每当我醒来,睁开眼发现身边是全新的环境,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我选择酒店有三个标准,一个是看心情,二是看装修,最后是权益。


比如想去嗨一下,夜店风的 W 酒店就是很好的选择;在酒店见人,那就去偏商务的希尔顿;只有纯放松,我才会去住万豪。


我还研究了各种信用卡和酒店积分,去换免费的入住和升级机会。


酒店的本质,其实是只租一天的房子。但这是一个全新的隐私空间,即使做的事和家里一样,睡觉、读书、工作,体验也完全不同。


酒店里的放松,和去酒吧,跟朋友聊天的那种放松完全不一样。更像是体验一下有钱人的生活:住豪宅,有佣人给你打扫卫生,给你倒酒,自己边喝酒边工作。


这样的生活是很多人一辈子的梦想。现在花几千块,就能提前享受了。


我特别喜欢住酒店高层,在那里可以俯瞰到芸芸众生为各种事情奔走。这会提醒我——如果不努力,不向上爬,就看不到这个世界的模样。


走在路上的人很多,因为没有什么成本,但住到希尔顿 33 层的人很少。


生活的仪式感,来自逃离日常的琐碎



May,35岁,媒体人:


近几年,每个特殊的日子,新年、生日、结婚纪念日、或者假期没法出去玩,我都会和老公一起去住酒店,一年大概有十几天,是在酒店度过的。


对我们,这是家庭生活的延伸。


我们在北京还没有买房子,租来的屋子很小,没法当成真正的家一样去打理。而且我是在家办公,在家休息,一天二十四小时,面对的都是琐碎的柴米油盐和猫的屎尿。


住在酒店不一样,它是平淡生活中的仪式感。酒店的设计、服务、餐饮,都给我一种逃离日常的体验。


我很看重酒店的设计,入住前都会先去做功课,比如原研哉、隈研吾这样的设计师经手设计的酒店,一定会优先选择。


瑰丽和瑜舍是我们在北京最经常住的酒店。


前段时间,我们又去酒店住了三天两晚。当我们打包行李,家里的两只猫看到行李箱,就会知道接下来几天没人照顾,很不开心。


等我们回家,它们像跟箱子有仇似的,直接尿在了箱子里面,把里头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尿脏了。


这一瞬间,我觉得它们像是在提醒我,又回到现实生活了。


从急诊室出来,我直接去了酒店



Tony,31岁,新媒体创业者:


每次生病的时候,就会特别想去住酒店,在北京我没有特别亲近的朋友。一个 30 多岁的单身男人,生病了能找谁照顾呢?


有时候我会极端的想,如果我病重晕过去了,在酒店也不至于没人发现,起码第二天会有人查房。


我是个工作狂,每天10点15分上班,晚上 12 点下班。按照这个工作节奏,出租房就是个睡觉的地方,我对它没有归属感,也没有心思和时间去制造归属感。


当生病回到这样一个所谓的家,还要先处理家务再休息,我会觉得生活真是太糟糕了。


从两年前,我开始主动去住酒店来调整自己的生活,一般是生病的时候,工作压力特别大的时候,还有家里停水停电的时候。频率大约是 1 个月 1 次。我会选择四季、瑰丽、华尔道夫这些豪华酒店,他们的 SPA 、健身房等服务我都不用,我最在乎的就是床舒不舒服。我也不会提前预定,都是当天决定去的,看哪家价格低就住哪个。


最近一次住酒店是两周前感冒发烧,我从急诊室出来后,直接去了酒店。当时工作压力很大,身体也很虚弱,我太需要一张舒服的床,让我放松一下,好好睡一觉。


逃到酒店独处,我才属于我自己



Steve Cai,32岁,互联网创业者:


从 2014 年,我开始频繁去住酒店。最久的一次,我住了一周,当时祸不单行,事业和家庭发同时发生变故,我需要与世隔绝。我就呆在酒店里看电视、看视频、看游戏直播和睡觉,门也不出,微信我也不回复。


后来我意识到,我非常需要独处来获取能量。


我在公司是老板,得在上千人面前演讲,平时一周七天都加班。有时候下班了我觉得已经把一天的说话指标用完了,但回到家,发现我妈今天的指标才刚开始用。


知乎上有一篇文章关于《那些车开到楼下,却不愿意回家的人在想什么》,有一段让我很有共鸣:当你打开车门的时候,你就是老板、父亲、儿子,都是社会上的角色,只有关上门一个人的时候你才是属于你自己的。


我开始开车后也经常在车里呆着,回家前熄了火,一个人在车里坐一会儿,什么都不干,最多玩玩手机。


现在每隔一段时间social太多,家里又乱,觉得能量槽消耗完的时候,我就要逃到酒店去。我要的就是独处,只要房间舒服,其他的服务设施我都不太在乎。没人知道我去了酒店,我不会主动告诉任何人。


在酒店里我看到了未来的家



Fan,28 岁,娱乐行业从业者:


大三那年,我去了一家报社的生活版实习,第一次对酒店品牌和设计有认识。了解越多,越向往。或许,不仅因为它们美,也跟代表着成功人士的生活有关。


平时因为工作原因,出差经常住高级酒店。不过这两年,工资高了一些,也开始自己花钱住酒店了。好几次连续出差一周,每天陪着客户,下飞机回到北京后,很不想回家,家里两周没收拾,乱糟糟的,还要提着行李爬6层楼。所以只想找个舒服的地方,好好睡一觉。我喜欢比较新的,设计简约的酒店,比如东隅酒店。它没有评星级,给人一种小众的感觉,而且周末的价格会比平时便宜好几百。住在酒店里,我最喜欢落地窗,很开阔,这是我租过的任何老房子里都没有的。我也很喜欢在酒店洗澡,空间很大。平时家里的浴室很小,水压也不稳定。还有酒店的空调,总能找到最适合的温度,家里不是太热就是太冷。


我还会特地留意房间里的设计细节,比如多用插座的隐藏式设计、冰箱拉手的弧度。然后会想,以后我要把家设计成这样。这么说来,我不只是在寻找“逃离感”,也把自己对未来家的向往投射在了酒店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世相X研究所(ID:thefairlab),作者:X 所长。

新闻推荐  
1希努尔获2018年度最具成长价值上市公司金帆奖
22018第一批 “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启动研讨会在西华大学举行
3小牛上市,李一男的江湖路
4“三聚氰胺”十周年:首患儿后遗症仍在,维权无门
5香港折叠
6重庆:一座“网红城市”的诞生
7滴滴之困
8冯仑:看见很容易,看透特别难
9“百强县”里,读懂另一个中国
10黄奇帆对资本市场的建议:应取消印花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