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8年01月21日
星期日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大公司  >  宝贝儿股份:线上渠道毫无作为 新客户蹊跷现身

宝贝儿股份:线上渠道毫无作为 新客户蹊跷现身

来源:中访网 作者:原创 责编:杨帆

中访网(杨帆)作为一家拟IPO企业,宝贝儿股份是一家婴童用品生产商,主营产品包括喂养用品、婴童服饰、洗护用品和玩具等四大类产品。

 

森马服饰、金发拉比,是宝贝儿股份的国内竞争对手。这两家竞争对手均是上市公司,2016年森马服饰旗下的童装业务销售额为50.01亿元,金发拉比2016年销售额为3.85亿元,而宝贝儿股份当年收入额只有2.41亿元,规模明显不及竞争对手,竞争优势不明显。


从渠道上来看,在线上渠道与线下逐步平分天下的格局下,宝贝儿股份在线上渠道的拓展方式却是毫无作为,未来成长性堪忧。招股书显示,2014-2016年,宝贝儿股份线上渠道销售额分别为419.64万元、956.77万元、842.39万元,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3%、4.69%、3.49%,而且公司2016年线上销售额相比2015年还出现下滑。


除了经营层面以外,京达财经发现宝贝儿股份的客户也存在不少蹊跷之处。


2015年、2016年,宝贝儿股份分别实现收入2.04亿元、2.41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56.68%、18.37%。宝贝儿股份2015年收入快速增长背后,京达财经注意到,公司客户中突然出现了不少新面孔,且资质一般。


如下面的表格所示, 杭州昊多服饰有限公司、烟台宋任商贸有限公司、宁波尚婴优品服饰有限公司等,均是宝贝儿股份2015年新增的经销商客户,这些新增客户2015年度合计贡献销售收入6129.21万元,占2015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5.4%。

在上述2015年新增经销商客户中,不少均是在2015年刚刚成立的。依据工商资料,杭州昊多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5年1月5日、烟台宋任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3日、宁波尚婴优品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23日,均是2015年刚刚成立的新企业,其中前两家企业注册资本分别只有50万元、30万元,而在成立当年就突然为宝贝儿股份分别贡献收入1052.47万元、614.33万元,这是否正常呢?对此,宝贝儿股份有必要给出解释。


苏州羽珂服饰商贸有限公司成立时间稍早一些,工商资料显示,其成立于2014年9月,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一年之后的2015年,苏州羽珂服饰商贸有限公司就为宝贝儿股份贡献收入131.61万元,这又是否正常?


除了以上几家新增经销商以外,另外几家资本实力也是欠佳。工商资料显示,贵州美婴美商贸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只有50万元、武汉市昌发玩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只有200万元,合肥新站区同心婴童服饰用品经营部仅是个体工商户。


而另外两家经销商客户,包括合肥倪氏孕婴童品牌服饰营销中心、温州鑫诺贸易有限公司,京达财经在工商系统中根本没有查询到这两家企业,客户真实性存疑。


此外,宝贝儿股份长期待摊费用也出现蹊跷变化。招股书显示,在2015年之前,公司账面上没有任何的长期待摊费用,但是自此之后却出现明显增加,截止2015年末、2016年末、2017上半年末,长期待摊费用分别为81.6万元、538.53万元、481.93万元。


对于长期待摊费用增加,招股书解释称, 2015 年末长期待摊费用余额为81.60万元,为公司发生的装修费; 2016 年末长期待摊费用余额为538.53 万元,为公司发生的装修费以及展柜支出;2017 年6 月末长期待摊费用余额为481.93 万元,为公司发生的装修费、展柜支出以及卡通形象授权费支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在2015年之前从未有过任何的长期待摊费用,偏偏却在IPO关口出现这么多的长期待摊费用,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呢?(严正声明:该文为中访网独立财经研究报告)

新闻推荐  
1明德生物IPO:持续盈利能力受质疑 小股东利益恐难保证
2盘点武汉农村商业银行的这些年:系统内“近亲繁殖”问题突出
3中访网入选创头条年度企业号TOP100
4薛洪言:区块链的真正崛起不应靠炒作
5李德林:A股上演仙人跳,没想到小股民因祸得福
6任泽平:中国经济的空头们,你们还好么?
7都邦财险:打造服务最好的保险公司?频繁被地方保监局处罚
8倍加洁IPO:暗藏较大经营风险,上市后谁负责?
9中原银行两亿元借债“跳票”背后的这些年:“两个责任”虚化
10新瀚新材IPO:拟募资近3亿元扩产能 投资回收期约6.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