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商业资讯  >  金一文化陷百万合同纠纷 交易过程存疑问

金一文化陷百万合同纠纷 交易过程存疑问

来源:资本新观察 作者: 责编:王馨
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一文化”,002721.SZ)是一家以贵金属工艺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中心的上市公司,其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钟葱。2018年8月初,中国资本观察记者接到知情人举报,声称金一文化与其他公司在2016年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之后,如今却迟迟拖延,不愿结付尾款。
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一文化”,002721.SZ)是一家以贵金属工艺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中心的上市公司,其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钟葱。2018年8月初,中国资本观察记者接到知情人举报,声称金一文化与其他公司在2016年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之后,如今却迟迟拖延,不愿结付尾款。

尾款迟难到账

2016年7月12日,江苏金一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金一”)与江淮农副产品交易中心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淮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由此,江苏金一正式收购江淮公司的子公司日照日月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月明”)70%的股权。

而此事之所以牵扯出金一文化,正是因为此次股权转让协议的买方江苏金一是金一文化的控股子公司。所以此次股权转让相当于是金一文化与江淮公司的一次交易。据知情人表述,此次负责与江淮公司签订协议的是江苏金一副董事长胡玉霞以及总经理缪卫洪。

按合同约定,此次交易股权转让金额共计700万元,共分三期完成支付。在签订合同后10日内江苏金一支付江淮公司150万元预付款;日月明公司平台上线运营6个月内江苏金一支付江淮公司325万元;尾款225万元约定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后一年内,江苏金一支付给江淮公司。

但据知情人透露,在2016年10月之前,前两期款项金一文化都已结算,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金一文化却迟迟不愿支付尾款225万元。截至目前,合同签订已经两年,金一文化还只是支付了江淮公司前两期共计475万元。

对此,记者电话至金一文化董秘办公室,确认其是否确实有合同尾款225万元未支付给江淮公司,金一文化董秘办公室代表江苏金一承认存在此种情况。

交易过程存疑

据知情人表述,其实此次交易在一开始就已经存在会出事的“征兆”。起初交易双方商议的股权转让价格为600万元,但是江苏金一作为买方,其负责人胡玉霞和缪卫洪主动要求将价格提高至700万元。但是这多出来的100万元并不是真的给卖方江淮公司,而是要求江淮公司将这多出来的100万元打给金一文化实控人钟葱作为“好处费”。

记者询问知情人,交易过程中是否真的接触到了钟葱以及100万元是否确实打到了钟葱的账户?

知情人称交易过程中并没有见到钟葱,而是在江苏金一的负责人之一缪卫洪的要求下,江淮公司将100万元打到了一家名为“江阴新敔南江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阴新敔”)的公司账户。而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及执行董事为杨敏跃。巧合的是,杨敏跃同时是缪卫洪的妻弟。

记者疑惑,合同还未完成,收款人与其说法也并不一致,江淮公司如何放心答应先行转账100万元至其他公司账户?

知情人表示,江阴新敔是以“借款”的名义收取该笔金额,而且是其主动加价了100万元签订合同,于江淮公司来说根本谈不上会有损失。当时就更不会想到金一文化作为上市公司,会令其子公司出现拖欠合同款的情形。

对于临时加价行为,江苏金一给出的回复的是:“不存在临时加价至700万元的情况”,并且表示,“另100万元的‘借款’交易涉及的双方公司都与江苏金一没有关系,江苏金一无法回答”。而当记者进一步询问会不会调查此事、此事是否真实存在时,对方表示:“江阴新敔与江苏金一是两个独立的公司,不会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

而这100万元的收款公司江阴新敔现已改名为江阴新敔南江珠宝销售有限公司,记者打电话至其公司欲证实此次汇款事实时,电话无人接听,过后发邮件至其公示邮箱,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还款时间难定论

其实早在2017年10月,江淮公司针对拖欠合同款的情况就给金一文化发过律师函,过后也发过企业函。之所以江淮公司如此着急,是因为按照交易合同,其转让股权的日月明公司早已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记者从“天眼查”上了解到,日月明公司现已改名为山东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现已都变为钟葱。“天眼查”显示,2016年7月之后,日月明公司陆续完成了名称、股东发起人、投资人等各种信息变更。那么按照合同约定,在2017年10月左右,江苏金一早应该完成尾款的结算。然而直至今日,离合同约定期限都已超过一年,金一文化依然没有还款意向。江淮公司也因此十分焦灼。

记者亦为此进行了采访。江苏金一首先提出:“之所以未能支付尾款225万元是因为金一文化与江淮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部分纠纷。合同约定应由江淮公司支付软件采购费用130万元,目前江淮公司只支付了52万元,另有78万元未支付。”

然而记者对此向知情人了解情况,知情人直接否认了这一说法:“这是金一文化的借口,股权转让的交易双方是江苏金一与江淮公司,软件采购的交易双方是山东金文电子商务公司与软件方,由江淮公司支付。这根本是两个合同,江淮公司正是由于金一文化未支付尾款而没有资金支付软件方剩余款项。”

最终,记者向金一文化询问是否能向江淮公司支付尾款以及何时能支付,江苏金一回复记者:“公司内部已经在商议解决此事,预计9月初结算尾款,但还要看江淮公司的配合情况。这星期内会与江淮公司沟通。”

而截至记者发稿,江淮公司方面给记者的回复是:“并没有人和我们联系”。

记者查看金一文化历年来的年报发现,金一文化的业绩十分良好,一直呈现的是上升状态。就2015~2017年来说,营业总收入分别达到了76.37亿、107.73亿、153.20亿,近两年更是超过了100亿元。

这样看来,此次价值700万元的股权转让合同与其年收对比,确实不是大笔交易。一家价值百亿的上市公司若“失信”在这700万元的合同上未免可惜。

截至记者发稿,8月8日,金一文化收盘股价已跌至7.81元/股,较1月24日的最高收盘价18.16/股下跌了56.99%。

新闻推荐  
1王永红留名:一个中国典型玩家的逃亡
2我,90后,月入过万,一无所有
3房企降价在十月
4掏空父母的积蓄,我终于买了人生第一套房
5冰与光的游戏
6《奇葩说》终于逼死了奇葩
7香港楼市:凛冬将至?
8保罗·艾伦,科技圈与体育圈同时悼念的男人
9楼市入冬,维权爆发
10创业板最大规模IPO迈瑞医疗登陆深交所,募资59.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