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揭开《我不是药神》银幕外的真实药品代购黑产

揭开《我不是药神》银幕外的真实药品代购黑产

来源:避难所小子 作者:避难所小子 责编:杨帆
揭开《我不是药神》银幕外的真实药品代购黑产

“是不是走私来的?”

“进没进医疗手册?”

“那还不是假药吗!”


《我不是药神》火了,赢了口碑还赚了票子,改编自现实版故事,背后折射了陆勇和高价药问题的争议,也让我们看到药品代购的冰山一角。

 

在看到《我不是药神》中一次能把一集装箱印度格列宁运到中国时,我想这怎么可能,电影真夸张,同时也好奇,真实的药品代购是什么样的呢?

 

“外国的月亮”确实圆一点


由于长期饮食不规律,曾被胃病困扰的我吃过朋友代购过日本肠胃药。事实上,很多国人对日本药的印象都非常好,或者说认为外国药比国产药更好。


而这可能不仅是因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绝大多数中国人家中的药箱里,除了中药外,主要就是仿制药。据艾美仕市场调研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仿制药金额占总体医药市场的比例达90%。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副局长吴浈曾坦承,现在仿制药水平不高,标准定得不高,现行法律规定,仿制药是仿现有国家标准,使得大家认为是仿标准,门槛就低了,门槛一低,申报量就大,重复率特别严重。


一个临床医生认同了上面的说法,她表示,因为一些历史、政策问题,现在市场中存在大量低效、甚至无效的药,而且还有重复生产问题,“一些药品立项的第一考虑的不是临床需求,而是是否具备该类适应症药品的销售网络。”


据《财经》报道,2016年3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正式打响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发令枪。但CFD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23日,全国药企289目录品种开展评价率仅26%。


《意见》显示,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年版)中2007年10月1日前批准上市的化学药品仿制药口服固体制剂,应在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评价。逾期未完成的,不予再注册。


也就是说,今年年底,可能会有一批药品淘汰出局。除了未进口,或者像《我不是药神》中那样价格昂贵,国内仿制药药效不及原研药,可能也是外国药代购兴起的原因之一。

 

QQ和百度贴吧中的外围代购渠道


“跨境不允许卖药品,非处方药都不行,更别提处方药。”问及药品跨境,一名跨境电商从业朋友热心表示可以帮我代购香港药,但只能是非处方药,“可以给你带到深圳发货,一些外国药即使没在国内登记,量不大也是可以带过来的。”


《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进口,须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组织审查,经审查确认符合质量标准、安全有效的,方可批准进口,并发给进口药品注册证书。医疗单位临床急需或者个人自用进口的少量药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理进口手续。”

 

因此,依照药品管理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即为假药。这也是为何电影中的印度格列宁有效,但被警察称之为假药的原因。

 

不过,代购们不会让我失望,经过一番寻找,我在百度贴吧和QQ群里发现了处方药代购的蛛丝马迹。


《我不是药神》在吧里很火

 

药品代购QQ群

 

在QQ群的资料里,展示了各种各样的药品,眼花缭乱。


这只是一部分


QQ群和贴吧这么容易被找到,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代购们都会露出微信号和手机号,甚至一个德国代购丝毫不掩饰自己在微信开微店卖“假药”。


交易担保?


当年的QQ群,现在的朋友圈


《我不是药神》电影里,陆勇一伙在QQ传播印度药信息,现在,代购们从QQ群来到了微信朋友圈。


添加了第一个代购,从她的朋友圈来看,是身在日本,而且有大量库存。由于肠胃药的目标明确,问药顺利,很快聊到买药步骤,在试探性地询问“是否需要国内病例、处方”后,我得到了吃惊的答复:这个人并不是代购,而是“批发”,正在招下线代理。

 

你想要什么药我寄给你就是......


她表示是和日本药师直接合作,可以直接拿药,还表示用处方笺买医院开的药那么少,赚不到什么钱,还不如不做。“不是只有一种方法能入手,有人生产就有入手的办法。”


至于交易方法,她表示微信、支付宝都可以,但要先付款再邮寄,而且表示买很多都可以通过海关。“用EMS邮寄到你给的地址。量少直接邮寄。量多弄清关。”


这个“药商”表达的信息让我非常吃惊,说明这是一条需要多方面协同的灰色链条。


为了更深入了解,我又加了一个微信,令我惊讶的是“运气”如此之好,居然又是一个“药商”。不同上一个在日本,这一个是在香港,并且业务范围更广,涉及日本药、印度药、土耳其药。在其朋友圈,还看到了他说《我不是药神》影响了印度EMS停运药物,货源紧缺,让其下线代购注意。

 

《药神》影响了印度EMS


这位身在香港的“药商”,显然级别够高,刚一接触,就连续询问我是如何找到他。

 

多次盘问


在聊天中我感觉这个香港“药商”人还不错,虽然我不是下线代购也可以交易,并且问了一些无聊问题,也都能回答,并表示还能提供其他外国药。面对我的一些质疑,他略微透露了自己的身份,表示自己也是药剂师,不会卖假药骗人赚黑钱。

 


正如《我不是药神》里白血病患者对陆勇的态度一样,我也产生了类似的心理:虽然不是救命药,但作为一个真正的胃药需求者,觉得能有渠道方便买到好用的药,是不错的事情。


但同时我也意识到,我买这个药,吃出了问题,没有人负责。

 

暴利的“神药”


虽然给了国人便利,但倒卖日本处方药卖到中国,不符合国内法律,也违反了日本法律。


这几年,中国人对日本处方药的需求越来越大,日本投身该“行业”的人也越来越多,社会问题也越严重,因为在老龄化的日本,凭借保险买药,国家会承担处方药费用的70%。如此大额补贴都来自纳税人的税金。

 

今年2月,日本电视台新闻节目报道日本警方逮捕了一名涉嫌违反医师法倒卖日本处方药的医生,并顺藤摸瓜抓到了从犯药剂师(在日本医药是分开的,药剂师根据医生开的处方给患者配药)

 

在电视台记者继续深入暗访之后发现,一种医美处方药卖给中国人的价格,差不多是该药原价的8倍。而如此大的价差,显示了中国人对日本药品的巨大需求。

 


而我探访的两家“药商”,都表示什么药都有,都无视海关检查,都表示不必转运,都可以EMS当晚发货,这令我感到恐惧:倒卖处方药的高利润,可能让很多中间环节都参与其中。


面对如此丰厚利润,现实生活中,陆勇并没有把药品代购作为盈利手段,着实让人钦佩。


回想起《我不是药神》电影中的金句:“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在深入了解了中国真实版的药品代购黑产后,或许能理解那些牟利者也是在给自己治病吧。


作者:避难所小子 微信公众号:电商内幕(dsnm008)

新闻推荐  
1“2018广东省百强民营企业”榜单发布,雪松控股位列第七
2五粮液盛装亮相博鳌亚洲论坛首尔会议 成为欢迎晚宴唯一指定白酒
3哈尔滨市委书记王兆力莅临誉衡药业调研指导工作
4华东医药连续7年蝉联上市公司“金牛最具投资价值奖”
5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荣膺「四川省优秀民营企业家」
6微博十年往事:商业化进击与后遗症
7卖书到底赚钱吗?
8旗帜奶粉依托“一体化”生产体系 打造放心好奶粉
9金科大酒店斩获行业四项大奖,美好如期而至
10启发天赋,探索世界,泰禾国际幼儿园公开课趣味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