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从药价高昂引申的思考

从药价高昂引申的思考

来源:虎嗅网 作者:caoz的梦呓 责编:杨帆
从药价高昂引申的思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aoz的梦呓(caozsay),作者:曹政。


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火了,这个选点相当不错,实话说,电影我还没看,所以不做电影点评,但陆勇案我以前确实关心过,关于海外专利的特效药价这个话题,今天我觉得可以拿来说道说道。


当我们遇到说这种救命药很贵,而便宜的药却无法引进的时候,我们会怎么思考这个事情呢?其实很多公众号都在以不同角度来谈及,我来归纳和梳理,以及借题发挥一下。


思考第一重境界


普通人的思考方式,救命药,凭什么贵,商人太无良,为什么那些药商如此贪心,当然要学印度,专利强制授权,造福百姓,造福穷人!


思考第二重境界


医药公司现在进行药物开发和测试的成本是天文数字,如果没有必要的利益驱动和收益保障,那么就不会再有新药研发的动力。


专利授权保护的是人类不断投入新药开发的积极性和动力,而那种认为治病救人的药物不该收取高额专利费用的想法,是饮鸩止渴,会扼杀企业和科学家巨资投入药物研发的积极性。从人类长远利益看,保护知识产权不容置疑,高价有理。


思考第三重境界


知识产权固然重要,医疗企业和科研投入的积极性当然要给与支持和鼓励,但同时,应强调政府责任,有责任的政府应该让百姓有所依赖。因知识产权保护所带来的高昂而不可替代的医疗成本应该由医疗保险和社会福利保障所覆盖,这才是合理的结构。


老百姓少花钱,知识产权得到尊重与回报,而政府通过税收和社会保障的投入来维持这方面的平衡和稳定。


思考第四重境界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人类寿命的提升,总会出现新的疑难杂症,而解决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我们会发现一个现象,无论政府如何尽力担责,一定会达到无法平衡的拐点,人类平均寿命达到某个新的高度,而所面临的新的医疗难题的解决成本达到一个天量数字,而这个数字会远远超出政府所能承担的范畴。


平衡是极为脆弱的。认为政府担责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想法是非常幼稚和异想天开的,即便我们批评说政府现在做的不够完美,仍然有加大投入的空间,但是不管政府做的多完美,投入多么巨大,所作也不过是把拐点向后移动而已,而这个问题仍然是需要面对并且无解的。


在军事领域,如果一个将军把每个士兵当作独立鲜活的个体,那么战争是无法进行的,因为我们情感无法承担面对鲜活个体损失的成本。最后只能把个体当作枯燥的数字,即便是敦刻尔克大撤退这样充满人性的营救,在军事意义上,其拯救的也不是那些鲜活的个体,而是30万熟悉军事的有生力量这样的数字。


在人类的进步和发展中 ,如果不能把个体当作数字来看待,人类会在人性的纠结中失去前进的能力。


政府承担有限责任,而高昂的授权费用导致一些无辜的人可能无法享受当前可以享受的先进医疗,从而坚决尊重知识产权和医疗研发的投入,也许整体上是提升人类文明最有效的方案。但从人性上,确实残忍和无助的。


思考第五重境界


开始进入脑洞领域。


针对更多更新更难的病症的处理和解决,是否永远是个无解的难题?病毒在变异,细菌也在变异,旧的绝症被攻克,新的绝症又出现,人类是否永远在无休止的面对这样的问题呢?


第一,人类是否可以如同科幻小说里那样,数字化生存,我们的记忆、思想、情感、感知,全部数据化,不再依赖于肉体,也就不再面对现有的医疗问题,当然可能还会面对信息安全的问题。


第二,如果人类掌握了肌体重构的技术,可以再生内脏、血液、器官、组织,那么是否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疾病问题,不再考虑任何病变的原因和治疗方案,哪里坏掉换哪里。简单粗暴,一招有效,这样医疗成本就可以完全可控,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越来越低。


我们是否可以看到那一天的到来?现在的烦恼从而烟消云散?


思考第六重境界


脑洞++,人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


我们假设存在上帝,假设上帝设计了生死,那么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其实想想也很简单,一切都是为了进化。每一次生,都产生新的随机,优胜劣汰,通过死亡做筛选,在漫长的历史中,进化出最优秀的种类,甚至超出设计者的初衷,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深度学习,自我进化。


那么,如果人类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化,比如数值模拟,甚至人类创造的智能物种可以百倍,千倍与人类的进化,生死的目的还存在么?


人们与其说追求永生,不如说应追求进化,如果我们的科技可以实现自体进化,或者我们创建了进化能力超卓的新物种,那么,会发生什么?


人类如果能实现自体进化,也许生育和死亡都将不复存在。而如果人类创建了新物种实现了超级进化,也许人类的存在将毫无意义。


是的,以上可能扯得有点过于远了,也许跑偏了主题。


但其实今天的主题,真的是讨论药价么?或者说真的是讨论生死么?


今天的主题,其实讨论的是思考


对一个事情的思考的层次。


  • 最粗浅的层次,只看事件本身的影响并谈论对错。


  • 但深入一点,要了解背景、原因,再来从更多的层面解读问题。


  • 然后再深入一些,寻求弥合分歧的解决方案而非纯粹强调对错。


  • 更深入一些,解决方案也是存在天花板和边界的,要关注更基础的逻辑。


  • 再深入么,我们试图去解答一些非常根本上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可能不是现阶段可以解答。就可能变成了哲学甚至玄学的问题。


这是一个社会话题,大部分人只停留在某个维度或某个自我的尺度上看待问题,我希望每个人看待问题的时候,思考深度稍微深入一点。


当然不是说非要去做哲学讨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那里去。但深入思考有助于我们把握一些问题本质,从而寻求更根本和基础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停留在一些表面现象上喊对错。


而这并不只针对于社会问题,更针对于诸如技术问题,产品问题,运营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aoz的梦呓(caozsay)

新闻推荐  
1离开卓伟的日子
2《时代》《财富》纷纷易主,超级富豪们为什么爱买老牌媒体
3今日资本徐新:王兴可爱又可怕
4互联网支付产品兴起后,银行信用卡日子好过吗?
5将要谢幕的中国第一座机场
6太平鸟如何中年保“太平”?
7梁宁:美团的破局与开局
8美团前员工的“期权保卫战”
9金科服务与产业品牌皆获认可,双重美好再向上
10雷允上助力肺心同治论坛年会成功举办 开启医药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