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学人思想纵横  >  金一文化市值缩水42亿!“整张股东表”都质押了

金一文化市值缩水42亿!“整张股东表”都质押了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作者:转载 责编:王馨

       表面来看,金一文化的发展势头异常迅猛,公司业绩增长靓丽,加盟店数量增加了一千多家。但在疯狂扩张的背后,毛利率跌至4.3%,带来了高负债及流动性资金紧张的隐忧。一次重组失败后,高质押的金一文化遭遇了发展的危机,股价暴跌导致实控人部分股份触及平仓线,公司市值近期蒸发42亿。原本极力“护驾”保航的股东也耐不住股价的暴跌,争相出逃,而公司仍需面临高速扩张的后遗症,国资委接手金一文化是否能解决背后“暗藏的危机”?

       7月8日,金一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上海碧空龙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空龙翔”)的股东钟葱、钟小冬拟将其分别持有的碧空龙翔69.12%、4.2%的股权转让给海科金集团,海科金集团将持有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控制碧空龙翔。权益变动完成后,海科金集团通过碧空龙翔间接控制金一文化17.9%的股份,届时海科金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金一文化的实际控制人。

      而就在不久前,金一文化拟收购深圳市佰利德首饰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不过因重要条款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了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没曾想一次重组的失败,却令金一文化的股价一路下跌。自5月17日复牌以来,金一文化的股价从停牌前的14.05元暴跌至截至5月28日的8.99元,跌幅超过41%,公司市值足足蒸发了42亿元。而再往前看,2018年1月24日,金一文化的股价一度高达18.42元/股,而后却是断崖式下跌,截至7月9日股价只有8.31元/股。




      随即5月29日,公司发布了实控人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而停牌的公告,而按照公告,钟葱触及平仓线的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54.52%,钟葱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碧空龙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累计质押股份占总股本的28.49%,而这可能导致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即便实控人曾试图追加质押物化解股票质押风险,最后还是没逃过实控人被“替换”的结局。




      其实,重组失败可能只是金一文化股价暴跌的导火索。从最新披露的财报显示,2018年一季度金一文化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60亿元,同比增长65.04%,归属于上市公司的股东净利润1.22亿元,同比增长310.72%,而2017年全年的归母净利润为1.82亿元。仅一个季度,金一文化的归母净利润就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一半以上,发展迅猛。但在看似靓丽的业绩背后,仍然充满着隐忧。

       疯狂扩张后遗症,毛利率跌至4.4%不及同行。于2014年登陆中小板的金一文化,主营业务为贵金属工艺品的研发设计、外包生产和销售,属于珠宝行业,像周大生、老凤祥、潮宏基、明牌珠宝等都是业内比较知名的牌子。金一文化2018年一季度业绩暴增,离不开其业务模式的转变,由自营模式为主转向至加盟模式的疯狂扩张。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金一文化已拥有1158家加盟连锁店,而自营连锁店萎缩至60家。仅一年时间,金一文化的加盟店数量增加了一千多家,直营店却萎缩了123家。这一业务模式的变化的成果,也表现在了业绩上。




       从2017年的年报可以看出,虽然经销业务仍是金一文化的最大业绩功臣,但加盟模式却奋赶直追,加盟业务的营收占到总营收的34.62%,同比暴增213.34%。但加盟模式的快速扩张,却带来了一些列的问题。加盟模式虽然投入小扩张快,但对风险的管控能力却远弱于自营模式。加盟模式虽然得以快速扩张,但2017年的毛利率却只有4.3%,营业成本骤增221.58%。而智能产品占营收比重虽只有3.87%,但毛利率却有51.67%,可看出金一文化其他领域也在尝试。




      从2015年-2017年,加盟模式的毛利率从7.5%下降到了4.3%,而同样是加盟模式占重头的周大生,2017年加盟的毛利率为32.35%。相比之下,金一文化的毛利率显得很低。




       另一方面,扩大加盟和经销商渠道也导致了金一文化的应收账款规模激增,占到总资产规模的35.82%。为了留住经销商,金一文化给予优质加盟商授予一定的账期,而这直接导致了应收账款的飙升。除此之外,公司的负债由2016年的78.3亿增至2017年的116亿。可以预见的是,公司应收账款的飙升,容易发生坏账,补充公司的现金流极为重要。从年报可以看出,2018年一季度,金一文化的经营活动现金流由负扭正,从2017年的-16.7亿猛增至4.33亿。

       前十大股东有8位高比例质押 重组失败股价暴跌。尤为注意的是,金一文化2017年期末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1亿元,但这其中有8.1亿元为各类保证金,约占货币资金的74%。可支配的货币资金仅不到3亿元,可想而知金一文化有多么缺钱。一边是想要快速的扩张,另一边是急于补充的经营活动现金流,而这带来的结果就是不断的借钱以及高比例的股权质押。




       2018年一季报显示,金一文化前十大股东中有八大股东都处于质押的状态,质押比例分比为:97.3%,80.2%,90.2%,70.7%,95.8%,46.4%,97.4%,100%。而查询发现,大股东们质押的股份大部分用途都用于公司经营。而在股权高质押的状态下,金一文化仍在2018年4月24日披露了高达120亿元的融资计划,其中不超过20吨黄金,而担保人则是金一文化与各级控股子公司。

       在收购深圳市佰利德首饰失利后,公司股价遭遇“一蹶不振”,5月29日公司还发布了实控人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而停牌的公告。钟葱已触及平仓线的股份总数为 58,650,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7.03%,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 54.52%。而彼时热衷质押股份解救公司的大股东们,却在此时纷纷出逃。5月30日,金一文化发布股东减持公告,24-28日期间,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在内的高管及其控制的相关账户争相减持。




       其中,公司董事长即当时的实控人钟葱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了国金证券—平安银行—国金金—增持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形式持有的公司股票1441.1股。有意思的是,当时唯一显示买入的陈宝翔还是失误操作,因其配偶在卖出时还操作了买入。不仅如此,在这次减持后金一文化还明确表示,以上股东不排除在未来十二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的可能,急迫程度可见一般。




       而此时金一文化的高负债危机也在此时显露,高质押的金一文化为了公司经营和发展的需要,开始向公司控股股东碧空龙翔以及公司高管借款。根据2018 年年初至6月26日公告披露日,金一文化及子公司已发生的向碧空龙翔无息借款余额合计为 954,661,000 元,如按中国人民银行基准利率计算,上述借款合计发生的利息为 13,686,555.40 元。




        钟葱、上海碧空龙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 256,956,62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0.78%,已累计质押股份 237,801,578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49%,这意味着公司的实控人有可能发生改变,事实也确实如此,碧空龙翔以及陈聪在金一文化上越来越显得无力。

       终于,近日公司控股股东碧空龙翔大股东钟葱及钟小冬将其分别持有的碧空龙翔69.12%、4.20%股权转让给海科金集团。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海科金集团持有碧空龙翔73.32%股权,并将通过碧空龙翔间接控制金一文化17.9%股权,海科金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并且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的可能。国资委接手金一文化能否解决背后“暗藏的危机”?

       海科金集团是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区国资委通过整合区属金融服务资源所组建的区域科技金融服务与实施平台,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对金一文化是件好事,有海淀区国资委的加码,可为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不过,实控人改变后,金一文化主营业务是否有改变仍值得注意。

新闻推荐  
1“华北第一操盘手”梦醒
2我有钱有粉丝有事业有女儿,可我还不到21岁
3一位孕妇的口述:无创DNA检测背后的商业链条
4华为秘密战略“达芬奇计划”曝光,特朗普慌不慌?
5苏宁“无中介”杀入二手房市场,能否抢夺“链家们”的饭碗?
6中国有“设计”二十年了
73年9亿美元身价,21岁的她改写了商业规则
8中环股份技术中心获评国家企业技术中心
9“红星”与“晨曦”——碧桂园以教育扶贫助力乡村振兴
10猛狮科技顾问马龙博士获聘以色列理工学院荣誉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