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商业风口  >  采访Gai:我不是一个土匪就是一个侠客

采访Gai:我不是一个土匪就是一个侠客

[来源:中访网][作者:原创][责编:杨帆]

《中国有嘻哈》经过一个夏天的角逐,终于走到了决赛。来自Gosh厂牌的川渝说唱代表人物Gai也从地下走到了地上。Gai很狂,他对节目中练习生不屑一顾,在圈内也得罪过不少人。他的方言说唱极具个人特色,有一种说书先生的味道。一些歌词已经成了网络流行金句,比如「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人生漫长,我劝你好生走路」「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

 

今晚,按照之前流出的传言,他将与PG One战斗至最后时刻,Gai会是冠军吗?这可能是提前录制好的决赛里,剩下的唯一悬念了。

 

采访|谢梦遥 翟锦

图|网络

 

谈《中国有嘻哈》:我在节目里的反应都是真的

 

记者:节目里面你与练习生的矛盾,是剪辑效果还是因为真的瞧不上他们?

 

Gai:实力真瞧不上。但他是个人的话,我就尊重他。单纯的他是个rapper的话,我真的犯不着给他尊重。我还是更尊重那些自己写词自己做音乐的,真正有实力的人。

 

记者:与练习生私下相处是一个什么状态?

 

Gai:挺平和的,我是就事论事。如果你跟我聊买菜,或者聊家常啊这些,那大家都是人,就聊呗。聊Hiphop你就别跟我聊了,不是一挂的。

 

记者:很多东西在电视上是没法呈现的,比如说比中指。你会不小心带出来这样的手势吗?

 

Gai:没有。我是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比较文明的人,对,装我也要装出来。

 

记者:你曾经有过唱流行的经历,但是其他的说唱歌手没有,很多人甚至对流行是排斥的。你跟他们相处,他们会拿出你的经历开玩笑吗?

 

Gai:没有。技多不压身啊。可能他们更多的是会觉得自卑吧。我能唱,他们不能,全中国这个圈子里,我估计我算唱功最好的rapper了。

 

记者:在这个节目上你好像也冲动了几次是吧?

 

Gai:我觉得环境是会影响人的。我觉得那个不叫冲动,叫自我的心态对那个环境的一个反应,我觉得每个人活着都是这样的,对吗?只是你说和不说而已。懂我意思吗?只是我这个人可能更愿意把生活、环境给我的感受,表达出来,以免我们相互了解的时候产生落差。

 

记者:但是我知道节目很多时候有编排剪辑。

 

Gai:还好吧。至少那个时候,我的反应是真的,没有带一点去演的意思。而且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所谓的真人选秀节目,我也不懂他们会怎么操作。其他人我不敢说,反正我对那个他们所谓的游戏规则,我是不了解的。

 

记者:一开始你有不适应的时候吗?

 

Gai:肯定有啊。比如说就是写歌的一个度吧。你知道地下rapper都有脏话的,但我觉得爱奇艺好的一点就是什么,它在帮助中国Hiphop找一个点,就是说能够让rapper们保留性格的同时,也让大众能够接受。对,这个是对我们产生了积极的作用的。只是我们自己,你懂这个意思,很多时候还是要写一点脏话,才能说出心里的一点东西。担心那种方式就变了,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所有人的感觉。自我,依然自我,可能自我的就比较文明一点。

 

记者:在什么环节开始有了这样一个自我约束?

 

Gai:清唱的时候没有,第二轮、第三轮开始,你要上台表演了。毕竟我觉得国家对这个是有一个控制度的,在很多老百姓眼里那样是没素质的,对吧。所以我们得找一个点,毕竟是公共平台。

 

记者:你要约束自己的时候,你内心抗拒吗?

 

Gai:如果那个约束可以让我不去做更多的错事,我不会抗议。

 

记者:少一些歪嘴的动作,会成为约束的一部分吗?

 

Gai:不会啊。我歪嘴怎么了?我碍着谁了吗?你觉得我不好看,你不看我就OK了,我的态度在那儿,我觉得你是听我歌的,OK,我自己说实话,我也没有想过要成为偶像那一派,真的。你觉得孙红雷帅吗?不帅,但他就是有范儿,那是为什么?对,我想做那样的人。我也不说我长得多差,反正可能跟很多偶像来比没有优势,但我觉得那个不妨碍我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记者:听说你已经进入六强。你在最开始参加这节目的时候,想过你能走到这一步吗?

 

Gai:肯定的,他们太弱了。

 

记者:为什么是你在这个位置?不是法老,不是TY,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有几把刷子。

 

Gai:命不一样。对,很多人觉得自己行,但他是自己跟自己说行,我跟他们不一样的是,我说行的时候就是真的行,我不会去做自己会输的事。就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方,别人问我,一首歌,你如果唱不上去,音高你唱不上去,那怎么办?我给他一个答案,那你就别唱,很简单的,我只做有把握的事。这个节目对我来说,可能除了赛制,有些时候创作会急一点,太简单了,太容易了。

 

记者:你说你只做你有把握的事,所以宁可套词,而不是背一个全新的东西?

 

Gai:这个很简单,我告诉你。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rapper,我能跟你打包票,叫一百个也好,或者说全部叫来也好,你拿词跟他套,他都套不进去,你信不信?这个不光是去背,给你换一个beat,你的展现力,你对节奏的领悟。况且那是我他妈自己写的词。

 

记者:有些人在拿套词来攻击你。

 

Gai:无所谓,为什么?我觉得很简单,第一老子敢承认,他们不敢。第二,为什么揪着我不放?那是因为我的歌太好听了,太多人都知道这首歌了,为什么他们背词没人知道?因为他们的歌都没人听。我其实挺高兴的。那段时间是特别煎熬的,你知道吧,到了晚上你不能睡呀。还得排练写歌,这个挺烦的,就是会情绪化。不说我套词,真的,那些在下面站着说话腰不疼的,你让他试试。好多人一天撑不过。所以他们骂,可能是他们嫉妒吧,无所谓,由他们去。

谈Gosh兄弟:Bridge永远是对的

 

记者:Gosh团队里的山鸡和Wudu Montana,是你找来的?

 

Gai:对。我觉得屌的都应该在我们厂牌。

 

记者:Wudu Montan为什么会跟你有联系呢?

 

Gai:我跟他在网上认识的,我听的他第一首歌就是《雾都夜话》。

 

记者:你是怎么让他进来的?

 

Gai:我说服他呀。他不想进。他根本不是一个靠说唱吃饭的人,他是想自己玩的,他会做伴奏,什么都会。

 

记者:其实我看了他的履历,他是重庆最好的中学毕业的,去密歇根州立大学读的是传播,你为什么能和学霸成为朋友?

 

Gai:他身上也有匪气嘛。他是很狂的一个人。你看我表情就知道,他是一个很狂的人。听他的歌我就觉得,对,这个人必须是Gosh的。就是他出现的那一秒钟,我们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这个人不能去其他地方,必须是Gosh的。

 

记者:Bridge在你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Gai:开开心心的,他是永远没有烦恼的。你看他有烦恼了,可能就是生病了。

 

记者:他跟你也吵过对吧?

 

Gai:吵不起来。几乎都是他赢,你知道吗?团宠嘛,什么事都得让着他。他永远都是对的,他有句歌词都是这样写的,「你的卫衣上面会写着我说的话,我永远都是对的」。

 

记者:听说你battle不过他是吧?

 

Gai:肯定啊。以前他是重庆的battle king。

 

记者:你把Gosh纹在了身上?

 

Gai:对。Gosh Forever,023 in my blood。

 

记者:你加入一个团队,你就会想把它纹在身上?

 

Gai:不是不是不是,你别扯到这些,这个是你自己在意淫的问题。这个是很随意的,我想纹了我就去纹,不会是通过谁,你懂我意思吧?就不是说好像要有个仪式感,都没有,我们生活真的是很随意的,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

 

《人物》:当时纹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Gai:没有啊,我觉得已经到了,你觉得我还不能代表重庆吗?

 

新闻推荐  
1《欲望的边界》:遵循纠正谬误和尊重常识的立场
2腾讯“三个百亿计划”重金打造用户内容平台
3孙立平:如何看待和对待房子里面的那些财富?
4李迅雷:民间投资加速下行——原因何在,如何应对
5周其仁:哪里崇拜“脑子”,哪里就有创新
6南七道:巨头之外,谁能撬动5万亿的电商江湖?
7刘永好:坚守实业35年,我的三点感悟
8陈春花:为什么说“人”是一切经营的最根本出发点
9卫哲:绝大多数的创业公司,是被太多的钱撑死的
10“舞步学院”编造假骗局营销,背后的真相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