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别惹马化腾

别惹马化腾

来源:虎嗅网 作者:对对对你们都是业内 责编:杨帆
别惹马化腾

虎嗅注:腾讯最近几个月不太平,谁都想摸一下它的屁股,前有今日头条,现有“黑稿”。前两天,一篇《教育专家诤言无昧:腾讯、共青团为何一再为网游洗白?》的黑稿,引起了马化腾亲自发朋友圈泄愤,并说“本想一贯佛系忍忍就算了,但是时候挖根源了”,这已经是过去一段时间马化腾的第N次“亲自”下场手撕了。随后战火引向了腾讯与今日头条,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好不热闹。但没有人追究这篇黑稿的来源,它不过是腾讯和今日头条再次互掐的介质。 那么,我们不妨帮大家、帮小马哥“挖根源”吧。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对对对你们都是业内”,虎嗅获授权发表。


马化腾说他忍不下去了。


他在朋友圈说,近两个月黑公关突然爆发、多么猖獗,是时候无需再忍,要挖一挖根源了。

 


作为近期互联网圈子最大的“撕瓜”,头腾大战和3Q大战一样,已经有了自己的百度百科词条。


在这个特殊时期,马化腾一说“近两个月”的“黑公关”,大家条件反射能想到应该都比较相似——腾讯和头条又得开干了,一场好戏就要上演。


Pony生气是因为一篇文章,题目叫《教育专家诤言无昧:腾讯、共青团为何一再为网游洗白?》。标题就很直白,谁看了都可以想象得到文章的大意是什么。


这篇文章有两大疑点,在马化腾的朋友圈截图里都被圈红了出来。


首先是马化腾口中的“纰漏”。文中有个段落,先是对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做了一番批判,但后面又用括号备注了一下:(这一段去掉吧。因为王锋的确说的是很有道理的。不然会让文章变成为黑而黑)。


 

这个括号很乌龙,把审稿人的批注意见也保留了下来,类似那个经典的“大概8点20分发”。括号中“为黑而黑”四个字,更是有非常标准的反转效果。


其次是文章里有个很反常的地方,那就是连共青团也骂,结尾高呼“天日昭昭”,批评腾讯、共青团媒和王峰部长“公然以牺牲未成年人为代价,置中华民族利益于不顾”。


在这个时间,敢这样说话,这种勇气为他人所不及。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在微博上对此评论道:“胆够肥!”


“胆够肥”这个说法翻译过来是:你们竟然连铁拳都敢骂?



乌龙的批注、明显的针对、微妙的时期,这篇文章被马化腾和张军视作“黑公关”,确实很正常。


头条和腾讯明里暗里冲突了好几次,战况到了这个时候,已是剑拔弩张、风声鹤唳,双方都觉得对方要害自己。


因此这两大疑点,在不同的人眼里有了不同的意味。


在腾讯看来,自然是头条又要害朕,括号里的批注算是铁证。而在头条系的人看来,哪家黑公关会这么蠢?别说用括号而不是通用批注格式,已经很不专业,黑竞争对手敢把共青团捎上一起黑了,明显不合常理,怕不是一波反向操作。


双方就此展开隔空对话。


截图是今日头条高级公关总监


还有做PR的朋友就觉得这事比较诡异。于是一条条分析其中的问题:第一,所发的网站太野鸡;第二,括号形式太业余;第三,攻击团团太荒谬。


所以认为这不可能是黑公关,而是腾讯自己“戏精PR”,自导自演了一场好戏。


而张军又反过来觉得这是洗地。


 

两军对垒,每一支冷箭都会被看作是对方射过来的。


所以这回这支箭,到底是头条射向腾讯,还是腾讯佯装中箭,实则准备回马一枪?


马化腾说想挖根源,我就帮他挖一挖。


其实仔细看这篇文章,不难发现一个问题,文章中有不少篇幅为“网瘾戒治”张目,认为舆论已经将“网瘾戒治”妖魔化,而对腾讯和团团的攻击,只是围绕这个论点的论据之一而已。


这很奇怪,看起来像绕了一个大弯子。如果这是黑稿,那也太为他人做嫁衣了。


当局者迷,腾讯和头条光顾盯着对自己不利的东西,隔空吵架,反而都忽视了一个问题:这支箭上其实是写着名字的。这个名字,就是文章标题中的“教育专家诤言无昧”,那么他到底是谁呢?


很碰巧,这个人,我刚好很熟。


他在微博上的ID就是“诤言无昧”,曾经是我人间观察的宝贵样本,但由于行为模式过于单一,已经被我弃置很久。



这个号创建两年多来,发过4000余条微博,除了大谈国际形势,几乎都在说同一件事——


网戒中心好,游戏不好。


根据我从知情者处得到的信息,诤言无昧真名叫做岳增学。


可以确认的是,他目前在临沂市临沂四中当语文老师,之前在沂南三中教学时也曾入选过临沂市首届“沂蒙名师”的名单,大概是因此被叫作“教育专家”,与杨永信关系亲密。知乎有人还爆料说,岳增学已经离婚,曾经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送进了杨永信的网戒中心。但这个说法我暂时不能确认。


至于以电击治网瘾而闻名于世的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这里就不做科普了。


岳老师在微博上写文章,基本保持在一天一更的节奏,工作量很大,底下转发评论基本在说一样的话,还是说网戒中心好,游戏不好,跟回音一样。据我所知,转发者都是网戒中心家委会成员注册的小号。


岳老师20日晚的一条微博,肯定了“杨氏模式”的重要成就



岳老师文章配图、标题和内容都充满檄文感,这个名字起的很到位


岳老师文章底下的评论就像个回音壁


而这些每日发布的文章,则基本都来自网戒中心的“盟友”(他们将学员称为盟友)之手。有时候文章会是以盟友自述的形式发布,落款还会留下姓名,内容大都是对自己曾经沉迷网络的深刻醒悟,对游戏的鞭挞,以及对杨永信再造之恩的感激不尽。有时候,文章则是议论文形式,水平和中学生作文相仿。这些文章对盟友来说属于任务,如果不能很好的完成,就要受到惩罚。


这两天引发波澜的文章,正是这些文章中的一篇。


那么他们的行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前年8月。


可能有些人还记得,2016年8月,有个公众号写了篇文章,叫做《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将沉寂多年的杨永信重新带回了公众视野。


都6102年了,杨永信居然还在搞他的电击治网瘾,这件事情让公众感到震惊。一时间,媒体聚光灯打向此处,多篇特写报道出炉,杨永信再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和2009年那次杨永信的集中曝光不同的是,这次是彻底、完全、负面的。


2009年,杨永信的网戒中心一度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很多媒体甚至是央视的专题里,当时互联网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社会主流对这个新生事物还有所恐惧,所以陶宏开杨永信之流还有舆论上的生存空间。但是7年后,移动互联网都已经全面普及了,杨永信迎来了一次规模盛大的舆论讨伐。连央视都做了一个20分钟的报道,报道的主要内容就是:网瘾不是精神疾病,社会需要给沉迷网络的人提供矫正的渠道,但是这种对孩子的身心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是对孩子的戕害,公权力应该介入调查。


杨永信慌了,微博和博客里的文章、照片全删了。网戒中心几乎进入戒严状态,临沂四院外面的街道上有家长暗哨盯着,严防记者。


也是这个时候,杨永信和他的亲友大概意识到了舆论阵地的重要性,开始以“诤言无昧”这个微博为核心,坚持发布支持杨永信的文章,并且让家长们持之以恒地转发,并@各大媒体。


而岳老师这个团队,很朴素,谁都敢骂。


去年,游戏媒体触乐写了一系列杨永信相关的专题报道,岳老师就每天发文章批评他们,大概骂了有小半年,从创始人到写报道的记者,各种人身攻击无所不用。



攻击完触乐网,岳老师又掉头开始攻击别的媒体了,比如中青报、澎湃等等,因为他们也写了对网戒中心不利的文章。


据我对岳老师的观察了解,谁批评杨永信,他就批评谁。别说团团,更厉害的媒体、组织、还是个人,只要说了杨永信坏话,岳老师都会去批评,而且是拿着那根最大最唬人的棒子批评。


除了前面说的批评团团与部长,岳老师还批评过央视,给央视戴了一顶公器私用的大帽子。

 

岳老师批评央视


岳老师批评中青报“用伪记者回了共青团媒的操守”


那么是不是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教育专家诤言无昧:腾讯、共青团为何一再为网游洗白?》这篇文章,就是两军对垒时冷不丢飞来的一坨的屎,本来是个意外事故,结果两边都震惊了,以为对方用上生化武器了?


说白了,这事可能很简单,是被时势搞复杂了?


最有意思的地方也就在这里,岳老师说,这事儿,不是他们干的。


昨晚我特地翻了翻张军的微博评论,其实岳老师作为作者本人,早就正面回应了这事。


但是啊,并没有人看到他,也没人点赞,或许也没有人关心。



岳老师在张军的微博评论里给自己喊冤,因为原文好几天前就在微博发了,里面是没这个批注的,岳老师还朴素地配图圈了句“这是我的微博原文”,觉得自己是被当枪使了。


这时候的岳老师,甚至有些反差萌,他哪里觉得这是黑稿啊?这根本就是他的正常操作,更是他心中的“正义之举”。至于岳老师是不是黑公关指使,老实说,我倒是相信他质朴的“人品”和“信仰”的。岳老师是在真心实意、发自内心、充满正义地诘问王锋部长,内心没有半点虚弱。这和假模假式的公关行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但是,岳老师在自己的微博里发的这篇文章,怎么就出现在一个叫易特网的不入流网站上了?不仅修改了更有针对性的标题,还留下了修改批注?


我其实去简单问了一下易特网的人,得到的说法是,这篇文是媒介给到他们那边的,原本当通稿无脑发了,结果捅出这么大的娄子,相关负责编辑也给处分了。


至于是哪来的媒介,对方并没有透露。但既然有媒介就有背后的机构,所以这事儿,最终就是有人看上了岳老师敢拿头锤天这股劲,给他倒了个教育专家的高帽,当做弹药,摆出一副射向腾讯的姿势,引起两家新一轮争端。


不管是谁,这手可都够脏的。这不是在搅浑水,是在搅屎沟,沟里还有蛆虫在乱爬。拿递给杨永信的屎糊出来的花环做弹药来搅浑水,这简直是我今年看到的最魔幻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腾讯、头条、杨永信及其门徒(以及可能的搅浑水的第N方)围绕着一篇狗屁不通的稿子纠葛在一起,掰扯不开,甚至牵动了两家市值千亿美元公司的最高层。


在心怀鬼胎又铁拳高悬的环境下,每个人都觉得对方在捅自己屁股,结果根据一篇畸形的东西,产出了一系列畸形的闹剧。


马化腾说要查源头,所以最后这事儿的源头,相当于有两个。


一个源头,是利用了这篇文章的机构,真要查其实不难。但公司行为,讲究一个利益而不是正义。由于岳老师这篇文章已经涉政,所以无论是腾讯还是头条,在这事没有进一步后续影响的情况下,都不大会主动放在台面上继续跟进,过两天大家也就都忘了。换句话说,当双方都意识到威胁自己的只个屁时,便不值得为一个屁大动干戈。


而且从我个人的经验判断,将这篇明显不正常的稿子为己所用并投放到第三方网站的行为,不至于是级别很高的PR行为,可能就是某个不长眼又没脑子的小媒介,自己搞出了岔子——当然这是我怀着最大的善意揣测的。


另一个源头,则更加现实:这稿子是杨永信的忠实门徒写的,而他们又写了无数这类稿子,相似的内容还在互联网上继续发酵着。所以查到杨永信,就算是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了么?你能指望腾讯去怼他?

新闻推荐  
1“华北第一操盘手”梦醒
2我有钱有粉丝有事业有女儿,可我还不到21岁
3一位孕妇的口述:无创DNA检测背后的商业链条
4华为秘密战略“达芬奇计划”曝光,特朗普慌不慌?
5苏宁“无中介”杀入二手房市场,能否抢夺“链家们”的饭碗?
6中国有“设计”二十年了
73年9亿美元身价,21岁的她改写了商业规则
8中环股份技术中心获评国家企业技术中心
9“红星”与“晨曦”——碧桂园以教育扶贫助力乡村振兴
10猛狮科技顾问马龙博士获聘以色列理工学院荣誉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