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泛事件  >  他发现了王边溪谷的美—写给我三十年的朋友陈玉东

他发现了王边溪谷的美—写给我三十年的朋友陈玉东

来源:中访网 作者:原创 责编:杨帆

三年多前,爱画画的朋友陈玉东邀我去他邯郸永年紫山东麓新建的画室玩儿。开着车绕了个把小时,到了一个叫王边的小村子,挨着公路不算远,到处是断壁残垣明显是已废弃的村落。下车后在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半天才到了他所谓的“画室”,当时那个院子看起来不小,但很多房子都在改建,到处乱糟糟的,他兴致盎然地给我介绍,这是阳光房,那是书房,这里可以弄个餐厅,后面还可以改两个窑洞。以后在城里闷了,就到这里来静一静。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我嗯嗯地附和,心中却不太以为然。觉得在这样的地方,水电暖都不方便,习惯了城市生活的玉东,把这里当画室,未必能坚持。后来我才了解到这个村子的确有很多老宅子都是山西民居的简装版,甚至明清风格的建筑也有留存,,但大部分都不完整了,早在1985年,这个村子的最后一户就搬走后,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心村”。法国雕塑家罗丹曾经说过,这世界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现在看来玉东确实是个善于发现美的人。他自己经常没事就开着车在很多村镇溜达,终于发现了王边这片“宝地”。

 

中间又去了几次,大多数都是玉东盛情相邀,冬天还给他带了几箱酒去,那地方不可能通暖气,要实在想在大冷天画画儿,喝两口避避寒气也好。他热情不减,不断地推进他的改建计划,书房弄,阳光房随机完工,院落也明亮起来了,玉东呆在王边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幅要在“沙家浜”扎下来的架势。渐渐的在那里碰见的熟人也多起来了。其中就有老许和老九,都是年轻时候认识的爱画画的朋友,老许在玉东旁边弄了个带大院子的宅子,说是自己的雕塑工作室 顺便种竹子养狗享受田园乐趣,。他比玉东还执着,直接把家安在王边了,很少回城。老九带着几个学生来这里写生,我正好碰到,聊了几句,说也找了处宅子,但我还没机会去参观。经过玉东的努力,他的老师著名画家方力钧和著名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先生都在王边村设立了艺术研究室。

 

栗宪庭先生去年夏天到访王边,亲笔给提写的大字 “王边溪谷”王边村有了自己饱含诗意的新名字----“王边溪谷”,那块匾就横在陈玉东画室的门楣上。

 

我回忆起和玉东刚认识的时候,我才上高中,现在我们都早酒去,那地方不可能通暖气,要实在想在大冷天画画儿,喝两口避避寒气也好。他热情不减,不断地推进他的改建计划,书房弄,阳光房随机完工,院落也明亮起来了,玉东呆在王边的时间越来越长,一幅要在“沙家浜”扎下来的架势。渐渐的在那里碰见的熟人也多起来了。其中就有老许和老九,都是年轻时候认识的爱画画的朋友,老许在玉东旁边弄了个带大院子的宅子,说是自己的雕塑工作室 顺便种竹子养狗享受田园乐趣,。他比玉东还执着,直接把家安在王边了,很少回城。老九带着几个学生来这里写生,我正好碰到,聊了几句,说也找了处宅子,但我还没机会去参观。经过玉东的努力,他的老师著名画家方力钧和著名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先生都在王边村设立了艺术研究室。

 

栗宪庭先生去年夏天到访王边,亲笔给提写的大字 “王边溪谷”王边村有了自己饱含诗意的新名字----“王边溪谷”,那块匾就横在陈玉东画室的门楣上。

 

我回忆起和玉东刚认识的时候,我才上高中,现在我们都早过了不惑之年,但是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我在煤指一中上高中,和考美术专业的Z君和B君交好,玉东不是煤指子弟,也酷爱画画儿,经常来和我们一起玩儿,一次过年的时候我去B君家,玉东和Z君都在,B君家的饭真好吃,我们那时候都是半大小子,饭量不一般,他家的过年饭让我们风卷残云一般造个干净,还喝了B君爸爸的酒,酒后我们几个在下着雪的旷野里瞎逛,聊天,甚至现在,我都能回忆起当时第一次酒后那种雪花落在滚烫的脸上的清凉舒服的感觉。

 

其实这几个人中Z君的条件最好,他的两个舅舅现在是国际上最知名的画家,当时就已经名声在外,他的妈妈当时还是我们学校的美术老师,他学画可以说是家学渊源实至名归。他考入中央美院中国美术界的最高学府,还没毕业就去了美国。90年代末回国创业未果,现在在美国定居。Z君结了三次婚。有三个孩子,现在他的朋友圈里全是微商美国代购的东西,包包,衣服,奶粉等等不一而足。他拉我进的群是美国喜乐代购拍卖会,总有拍卖活动。唯一遗憾的是他不再画画了。一年里偶尔微信聊天,我们也从来没谈起过画画,谈起过儿时的梦想。

 

B君最后考到天津美院,后来到大港一个学校当美术老师,我们还能联系上,有时候他回邯郸还能在一起喝个酒,B君的爸爸一直在邯郸,一次突然脑中风,家人都不在身边,只好通知了玉东,玉东把老人送到医院,找大夫,办住院,忙得四脚朝天,,实在顾不过来才通知了我,我记得那是一个圣诞平安夜的傍晚,我一个人守在我的烟酒店,突然接到玉东电话,身边没有交通工具也打不到车,从鸡毛山一溜小跑几公里到第一医院。满头大汗地推开病室的门,玉东正在给老爷子喂饭。看到那个情景,我真正体会到玉东是个好人。

 

玉东的日子比较坎坷,考学不理想,先上班后上学,毕了业不好好工作,自己弄了个小广告公司。上个世纪末Z君回国创业,找我帮忙,我辞了工作去北京帮他,结果项目失败,铩羽而归。那时我孩子刚出生,我没工作也没收入,玉东和我说咱们一块儿干吧,我就去了。广告按平米收钱,我只会打底,玉东写美术字。辛苦一晚上也干不了几块。钱挣得很辛苦。

 

我爱诌个歪诗,大学毕业后还在报纸上发表过几篇“豆腐块”,一向以文艺青年自居,但从那时起,就不再谈诗了。现在开了个烟酒门市,想想年轻时候的梦想,只好自嘲“大隐隐于市”,然后说玉东在王边溪谷画画是“小隐隐于野”。玉东的画儿我其实不太懂,不敢胡乱评价。但是,就目前来说,z君,B君和玉东三个人当中真正把画画儿当作一件事儿坚持下来的。真就数玉东了。

 

今年春天又去王边溪谷,这次还带了我其他的几个朋友,发现又有新入驻的画家,都是玉东介绍来这里落户的。大家在那里参观了一番,最后跑到玉东画室里喝茶。大家对这个新“据点”赞不绝口,这时的王边已经纳入到了美丽新农村的建设项目。原来破败不堪院落都变成了具有典型“山西庭院”建筑风格的抢手货,电台,电视台也开始连篇累牍的报道。什么要把王边溪谷建设成为日接待游客三万人次的旅游胜地云云。我站在整修一新的街道上,看着村里大兴土木的情景和往来穿梭的人群。其实心中喜忧参半。这个三年前衰败毁弃的村落承载着玉东和很多作画者的精神归宿。是玉东三年多来胼手砥足,如小鸟筑巢般辛苦搭造的家园。而眼前这一派欢乐喧嚣,游人如织的场面与“画家村”安静内敛的气质多多少少显得有些违和。也许,为了达到精神上真正的超脱和平静,世外桃源已不会存在。而大隐隐于市才是我们最终无奈的选择吧。

 

王边溪谷简介

 

洄溯王边古村,始自于明永乐年间,王姓居多。后因历史更迭、村民外迁,衰落成无人问津的空心古村。

2014年6月,陈玉东先生经好友李建华先生介绍,初次造访王边古村。当时王边古村因年久失修、残垣断壁、荒草丛生、空无一人,但难掩其古韵之美。陈玉东先生立即被其古朴的明清古建筑所吸引,遂于此创建王边第一家绘画工作室,潜心创作。后陈玉东先生又陆续引荐画家郑今东、庞鸿君、许凌涵、李战军来此建立艺术工作室。并与其恩师著名艺术家方力钧商议,在王边古村创立了方力钧艺术研究室、栗宪庭艺术研究室。

2015年7月陈玉东邀请著名艺术评论家栗宪庭先生参观初建的王边古村,栗宪庭先生触景生情,欣然题词“王边溪谷”。曾经荒无人烟的王边古村由于艺术家们的钟爱、汇聚,永年县政府、永合会镇政府的合力支持、打造,演变成今天的“王边溪谷画家村”。目前“王边溪谷画家村”已有12位艺术家在此建立私人工作室。

此处溪水潺潺,谷风清幽,风景如画,民风纯朴。如今,古槐树、古院落、古窑洞、古街道、古石路,一切古色古香。

新闻推荐  
1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2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3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4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5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6原股东瑞宝力源实际控制人以“亚欧币”诈骗40亿被捕
7“华泰保险已被中国人寿接管”系谣言 华泰将追究法律责任
8“两岁”久隆保险总经理更换 前三季度亏损1.1亿元
9都美股份12月14日起终止挂牌新三板 称为节约公司成本
10奥飞数据财报漏洞难补 广州互联网公司人均工资咋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