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商业新观察  >  仅凭几根网线,山里娃月入过百万

仅凭几根网线,山里娃月入过百万

来源:一本黑 作者:一本黑 责编:杨帆
仅凭几根网线,山里娃月入过百万

虎嗅注:好吧,这篇文章是讲诈骗的。从古至今,诈骗利用信息差和人性达到目的。社会在发展,诈骗工具也与时俱进,即便是在农村,现代诈骗犯的手段也令人瞠目结舌。


本文来自微信公号:一本黑(darkinsider),作者:东东、小白,原标题:仅凭几根网线,山里娃月入过百万,还靠电竞签约选手洗钱,虎嗅获授权转载。


由于环境的闭塞和落后,多年受困于贫穷,心有不甘的小河麻木地垂着头,然而等待他的将是长达5年的牢狱之苦。在这之前,他的工作是一名工厂的流水线工人。


辞掉工厂的工作,小何回到福建某城找到了堂哥,一番了解后才知道原来几根网线和电话就可以轻松赚到钱。


虽然偶尔觉得这是在违法骗人,但在高收益面前,一切的愧疚和不安都能化为乌有。


堂哥的诈骗团队分散在全国不同的地区,但分工却非常明确。小何在里面负责话术的部分,目的就是引导“鱼”(受骗者)上钩,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积蓄打进指定账户。


“鱼”们好像很可怜,但这并不关小何的事,在他的心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黑产世界的雇佣兵,一线诈骗话务员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小河逐渐熟悉整个诈骗流程,看似不起眼的团队,其实每个人各司其职,互相配合,即便远隔千里,只要是他们想拿到的信息,都大有“千军万马来相助”之势。



在浙江某城,有同伴主要负责给他们提供“鱼”的相关信息,这些信息是他们通过自制的木马从各大电商商家电脑里盗取的,再者就是安插在例如医院、运营商、快递公司的内鬼提供


收集来的个人信息传送到堂哥手里,再由小何这样的“话务员们”一个一个拨打电话进行点对点的欺骗。


在拨打电话之前,他们都经过了话术培训,培训内容包含语气、聊天内容、各种借贷平台的借贷方式。



除了利用淘宝购物退款来进行诈骗外,小何和他的“同事们”偶尔还会唱双簧。


“同事A”给“鱼”拨打第一个电话,告知“鱼”卷进了洗钱大案;之后再由小何接手,拨打第二个电话,小何这次扮演的角色是“侦查员”,以恐吓等方式让“鱼”慌乱;最后由“同事B” 收网,扮演“检察官”,引导“鱼”将账户余额转进指定的赃款账户。


一些心思缜密的诈骗团伙甚至会雇佣当地人以方言进行诈骗,加强诈骗电话可信度


他们假装是目标家人的朋友或警方,通知目标其家庭成员遭遇车祸或卷进犯罪事件,需要立刻打款解决。


由于诈骗这条路来钱快,越来越多的村里人也就顺势参与了进来,诈骗村由此得名。


对于外人来说,他们是普通老百姓,但对于政府来说他们却是犯了法的老百姓。


于村民而言,只有诈骗这条道路才能让他们摆脱贫穷,你要去铲除这股恶势力就必定会引起群众事件,那是他们的饭碗和谋生路,尽管这条道路掺杂着对人性的审判,但在金钱和利益面前,全然不是他们会思考的。


除此之外,某些诈骗团伙还会把当前的一些诈骗套路复制到国外,也就形成了所谓的诈骗国际化


在一些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套路同样适用。他们会招一些本地人作为自己的话务员,这样更容易让“鱼”上钩。


于他们而言,国外的“鱼群”是另一片值得开拓的地方。


还能用签约游戏选手的方式洗钱?


在这之后,他们会想法设法的对诈骗所得脏款进行洗白,即把非法所得合法化的行为,俗称洗钱。


洗钱的方式多种多样,对于小何所在的团队来说,他们有一种方式是通过电竞进行洗钱


首先,诈骗所得的赃款汇入他们的账号后,他们会先把这个账号内的钱转入账号B,然后再把账号B内的钱分多笔转入账号C和账号D。


接着再把C和D的钱全部购买网络游戏点券,并把这些点券充入尽可能多的游戏账号,经过卖账号的形式,把点券转换成现金,这些现金会汇入另一个账号E



再然后把账号E内的钱转入更多的账号中,经过这一轮下来,这些钱就已经被“洗干净”了,取款人就可以明目张胆地进行取款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会通过在某些电竞平台进行买卖道具的方式洗钱。



先是通过充值把赃款转入平台的账号内,购买游戏中的道具。然后把购买到的道具低价卖给准备充值的玩家,以此实现洗钱的目的。


为了增加道具的追踪难度,他们会有专人负责盗取正常玩家的账号,并且会注册大量的新账号,用于自己“倒手”交易,一个账号在这边正常购买并出售,另一个账号则马上买入。


由于他们手中拥有大量的账号,往往一个道具会经历几十次的“倒手”交易,这样一来也就达到了洗钱的目的。


根据小何提供的线索,老师傅顺藤摸瓜的找到其中一个用于“洗钱”的电竞平台账号,由于该账号存在“弱密码”,老师傅轻松拿到开启这扇“洗钱”工厂大门的“钥匙”。


在账号显示的账户余额和累积收入中,可以看出该账号为他们的洗钱立下的“汗马功劳”。



当然,这只是他们众多洗钱账号中的一个。


另外,据小何所说,除了这种买卖道具的形式,他们还有一种更为高大上的洗钱方式,那就是“买人”


他们会有专门的人负责签当下一些比较有名气的选手,然后让他们去直播打游戏,成绩好坏无所谓,但有一点就是他们一定会签那些比较贵的选手。等签约到期以后直接转给其他的俱乐部。


这种用来路不正的钱签约选手,然后让选手去直播平台赚钱套现,一圈下来,黑钱自然就会变为合法收入了。


其实,不管是买卖道具还是签约选手,这些洗钱的方式无疑是在破坏游戏生态。


买买道具破坏的是电竞平台以及游戏公司的正常收入,签约则是把选手当做一颗棋子来用。


于诈骗团队而言,只要把钱尽可能的洗干净,没什么是不能干的


小何这样看起来底层的“话务”,每月分成也可以轻松达到数十甚至数百万,更不用提堂哥这样的组织者。


如今,令小何感到后悔的不仅仅是长达5年的高墙之苦,更让他觉得后悔的是,自己走上了一条遥遥无期的不归路。


高明的反追踪手段,电诈其实不低端


对于警方来说,难以破案的电信诈骗难点在于他们对证据的销毁。


“堂哥们”购买的大量电话卡和诺基亚功能机是整个诈骗环节的又一帮凶。


电话卡来自运营商内鬼或者通过黑市购买的身份证办理,同号段的号码不会购买太多,以免被运营商发现后集体销号。


使用功能机是为了防止被定位追踪,且价格便宜。每张电话卡诈骗成功一个人后就会被丢弃销毁,一并丢弃的还有拨打电话的功能机。


黑市的身份证来自卡商大批量去偏远地区收购,或社会闲散人员转卖,以及少部分遗失、盗窃所得。


线下交易得来的U盘在里面的数据被使用完毕后便立刻丢弃销毁,避免留下证据。


一般情况下,电诈团伙只会与亲近的朋友或亲属一起“工作”,外人难以接近,这也是一些地区出现“电诈村”的原因。


这些诈骗村甚至会开发属于自己的独特诈骗手法,比如曾经一度流行的“猜猜我是谁”诈骗,就是由福建某村“引进”电诈手段和“话术脚本”后自己“钻研”而来


还有冒充黑社会进行诈骗的,这些人同样以亲缘、地缘为纽带拉帮结伙,然后四处拨打电话进行诈骗。


这些诈骗团队在诈骗的时候动不动就说要对受害人挑经断骨、卸条胳膊断条腿,甚至以伤害亲人进行威胁恐吓,这种方式往往能吓住受害者,他们也不得已花钱消灾。


诈骗的套路多种多样,曾经的双峰县,本来是一个湘中小县,却因为一幅幅反PS淫秽照片诈骗的标语而在网上走红,曾经有媒体报道,在这个只有七万人的县城,就有两万人在诈骗。


这类骗子一般会先在网上收集各级政府官员的照片、身份、地址等信息,然后选一些酒店偷拍的素材进行简单的PS,合成政府官员的裸体床照后,以大撒网的方式向全国各地官员寄出,1000封信只需要1200元的邮费,只要有一人成功,就是上万的收益


说白了就是碰运气,只要碰到一个,这点成本根本微不足道。


多数电诈团伙躲在小山村或深山里,使用VoIP(关于Voip大家可自行查询,这里不做解释)拨打电话,这样除了可以修改来电显示外,还可以有效防止被定位追踪。


这一整套流程对小何来说已经非常熟悉,但即便是这样,小何最终还是走入了高墙。


由于环境的闭塞和落后,多年受困于贫穷,心有不甘的小河麻木地垂着头,然而等待他的将是长达5年的牢狱之苦。


在这之前,他的工作是一名工厂的流水线工人。

商业推荐  
1品质+上市+定价,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全面公开回应
2复星医药入选恒生可持续发展企业指数系列
3国内首个己二腈项目动工,齐翔腾达多重受益
4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携郎酒管理团队与媒体诚挚沟通
5神秘面纱终揭秘,东旭光电正式进入石墨烯传感芯片领域
6五粮液与九寨沟县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助力加快重建美丽新九寨
7红旗连锁上半年净利润大幅增长52.93%
8佳兆业集团获《新周刊》颁发“2019年度美丽乡村贡献奖”
9青啤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创上市以来中报新高 增速创最近十年新高
10苏宁818打出“全”策略,张近东:场景互联网是苏宁未来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