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学人思想纵横  >  华汇人寿年报连续5年不交卷 股权归属争议短期难解决

华汇人寿年报连续5年不交卷 股权归属争议短期难解决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转载 责编:王馨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所谓“暂缓披露”其实就是不披露。华汇人寿除2012年披露过年度信息外,其他年份的信息均以各种理由“搪塞”。华汇人寿的年报为何“见不得人”?

当大部分保险公司赶在劳动节前“交考卷(2017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时,华汇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汇人寿”)发了一则“暂缓披露”公告。

而这已经是成立仅6年的华汇人寿第五次宣布暂缓披露年报。

华汇人寿年报连续5年不交卷 股权归属争议短期难解决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所谓“暂缓披露”其实就是不披露。华汇人寿除2012年披露过年度信息外,其他年份的信息均以各种理由“搪塞”。华汇人寿的年报为何“见不得人”?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华汇人寿,对方表示会让有关负责人给记者电话解释。但截至记者发稿,华汇人寿尚未给出回复。

“拖延症”原因五花八门

日前,华汇人寿发布《2017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暂缓披露公告》称,鉴于我公司正按照监管机关下发的《监管函》要求开展公司治理整改工作,董事会和股东会无法召开,相关审议程序无法履行,公司2017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暂缓披露。待公司治理整改工作结束,完成法定审议程序后,再进行披露。

华汇人寿所说的《监管函》是去年10月由原保监会下发的。原保监会在2017年2月27日至3月3日对华汇人寿进行了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发现其4个方面的问题,包括股东股权、“三会一层”运作、内控与合规管理、关联交易管控。

有意思的是,染上“拖延症”的华汇人寿,每一次给出的原因不尽相同。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3年和2014年,华汇人寿因公司股权归属存在争议,尚未解决,无法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履行相关审议程序,暂缓披露年度信息;

2015年和2016年,华汇人寿又因为公司股权诉讼案件尚未完结,董事会和股东会无法召开,相关审议程序无法履行,暂缓披露年度信息。

“暂缓披露”的理由五花八门,但结果出人意料的一致。“暂缓披露”最终都变成了不了了之。自2011年12月成立至今,华汇人寿仅在2013年4月披露了2012年度信息。

年报显示:华汇人寿注册资本15亿元,2012年,公司保险业务收入1.47亿元,净利润563.42万元。

股权归属争议短期难解决

看起来,股权争议是华汇人寿的“致命伤”。

原保监会的《监管函》中明确指出,华汇人寿存在股权变动事宜未及时报备、股东违规持股这两项问题。

究竟怎么回事?

根据2012年度信息:华汇人寿由国内知名大型企业投资组建,主要股东包括沈阳煤业有限公司(下称“沈阳煤业”)、人和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人和投资”)、北京富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富徳”)、大连三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大连三德”)、大连瑞德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大连瑞德”)和大连万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大连万朋”)。

而2013年6月、9月,华汇人寿分别收到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传票,案由是“公司决议撤销纠纷”。

公司股东北京富徳、大连瑞德起诉华汇人寿,要求撤销2013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

除此之外,2013年5月,新蓝置业有限责任公司起诉华汇人寿股东——人和投资,华汇人寿作为诉讼第三人,收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股权转让纠纷”法律文书。

2013年6月20日,华汇人寿的另两个股东打起官司。大连瑞德起诉另一股东——沈阳煤业和铁岭银行,华汇人寿作为诉讼第三人,再次收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股权转让纠纷”法律文书。

2013年6月25日,人和投资发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内容是“人和投资与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宝金盛世资本运营中心确认合同效力案案件立案受理”。

连着5起诉讼,让华汇人寿陷入旷日持久的股权纠纷。

连续亏损无碍偿付能力充足率

连续5年“交白卷”的华汇人寿,业绩究竟如何?年度信息就真的这么“拿不出手”?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华汇人寿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中管窥一二。资料显示,华汇人寿自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至2018年第一季度,连续披露了9期偿付能力报告。

整体上,华汇人寿的盈利状况不佳,10个季度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季度最高亏损额达到了8824.69万元。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公司的净资产为11.6亿元,保险业务收入800.42万元,净利润为-1688.17万元。

《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华汇人寿,询问盈利状况不佳的原因,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尚未答复。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尽管财务数据不佳,但是华汇人寿10个季度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始终保持在500%以上,在保险业属于优秀水平。
新闻推荐  
1我在地下捐精市场走了一圈
2电竞入亚的得意者与失意者
3程实:中国利率并轨“三步走”
4薛洪言:互金启示录之流量思维末路
5张春:很多金融科技公司还是在用老套路赚钱
6锤子科技,请不要让“理解万岁”也沦为贬义
7重压下的内容创业
8被严重低估的“他经济”
9专访《复仇者联盟3》导演:可能会收手超级英雄片,和《战狼》相互学习
10共享单车供应商的梦醒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