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学人思想纵横  >  程实:新时代不会有“新冷战”

程实:新时代不会有“新冷战”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原创 责编:杨帆

文/专栏作家 程实、王宇哲、钱智俊

 

中美关系与美苏关系有本质区别,中美之间存在“大而不能倒”的相互依存性。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可信的,不会走向两败俱伤的失控局面。因此,贸易战以“战”始,以“和”终,大国博弈将导向利益妥协,新时代不会有“新冷战”。

程实:新时代不会有“新冷战”程实:新时代不会有“新冷战”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自2018年3月23日中美贸易战全面升级以来,两国均保持强硬立场,全球金融市场受到广泛冲击。我们认为,本轮贸易战将跟随美国中期选举进程继续演化,当前和今年11月将是贸易战的两大高潮期,贸易战的金融冲击亦将因资产类型、市场区域发生显著分化。但是,基于三大原因,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影响相对有限。

 

其一,贸易战的经济冲击小于金融冲击,中国经济增速所受的负向影响预计为0.1个至0.3个百分点。其二,中美之间存在“大而不能倒”的相互依存性,本轮贸易战不会失控,两国博弈将最终收敛于双向妥协,新时代不会有“新冷战”。

 

其三,中国将坚持“以我为主”的应对策略,短期反制措施和长期实力补强均具有充裕的政策空间。有鉴于此,当前和今年11月份的贸易战金融冲击值得警惕,但是我们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前景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依然保有信心。

 

第一,贸易战的爆发原因。正如我们此前研究所示,本轮贸易战看似为骤然而至的意外之举,实则是美国政策演变的必然结果。一方面,美国对中国贸易制裁的历史演变路径呈现“大趋势+小周期”的显著规律,制裁强度的阶段性冲高均发生在全球多元化的涨潮时期。2018年1月以来,新一轮多元化涨潮正式启动,增大了贸易战压力。

 

另一方面,用于“攘外”的贸易战与用于“安内”的税改存在内生逻辑的连续性。从短期来看,税改将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并带来商品进口和贸易逆差的大幅上升,成为“贸易战”的直接导火索;从中期来看,面对制造业相对竞争力下降的现实,主动构建贸易壁垒是美国推动制造业投资回流的重要抓手;从长期来看,更加利好富人的个税改革方案将继续极化美国业已加剧的收入分配不均格局,这将压低制造品相对需求,并为未来全球制造品供给的相对过剩和可能的贸易冲突埋下伏笔。

 

第二,贸易战的演变趋势。从进程来看,本轮贸易战刚刚开始,短期内难言结束。2018年美国的中期选举将是决定贸易战未来走势的关键因素。通过定量分析美国各州的进出口依存度、选票数量和选举进程,我们预测,贸易战力度会在今年5-9月随着美国各州初选进程有所起伏,而在11月正式选举的时点附近贸易战可能会再次升级。

 

这意味着,当前和今年11月份将是本轮贸易战的两大高潮期,而今年5-9月将会随不同的区域选情而演化。我们认为,美国打响贸易战的根本目的在于迫使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特别是放松部分行业的进口限制。因此,从最终结果看,本轮贸易战不会失控,两国博弈将最终收敛于双向妥协。

 

第三,贸易战的经济影响。总体而言,贸易战引致的经济冲击将小于金融冲击。在基准情况下,假设美国增收的关税导致中国对美净出口的等量减少,那么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将相应下降0.1个百分点。在极端情况下,假设贸易战不断升级导致中国对美净出口损失80%,则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受到0.3个百分点的拖累。据此,我们预测,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静态负向影响将介于两者之间,经济冲击较为有限。

 

但是,贸易战将显著压低全球市场风险偏好,进而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较大冲击,因此在贸易战期间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尤为重要。从国别差异看,美国经济是内生增长模式,外贸依赖性较弱,因此在本轮贸易战中所受损失最小,低于全球经济所受的损失。得益于近年来持续提升的自身经济定力,中国在本轮贸易战中的损失要小于以往,但是仍将高于美国。因此,中国将坚决、积极地采取反制措施。

 

第四,贸易战的市场影响。从区域差异看,贸易战的市场冲击大小取决于贸易依存度、金融开放度和资本自由度。由此,在受冲击强弱的排序上,香港市场>美国市场>中国市场>全球市场。

 

从类型差异看,贸易战对股市影响负面,对债市影响中性,对汇市影响分化。对汇市而言,贸易战导致美元贬值的概率高于人民币贬值,以人民币贬值为应对的可能性很小,欧元和日元是相对受益者,日元受益程度高于欧元。

 

从阶段差异看,贸易战的冲击分为两个阶段。短期内,随着风险偏好的骤然跌落,中国市场风险资产将受到广泛冲击,但是长期来看,随着市场预期适应逆全球化常态,资本市场将重新回归经济基本面。在贸易战的外部压力下,中国经济结构将加速优化升级,内需提速释放,消费升级、创新驱动、新经济、制造业服务业高端化发展的动力趋于强劲。

 

第五,贸易战的政策影响。从中美关系看,本轮贸易战本质上是新时代大国博弈的显性化。国家利益是最现实的普世价值,贸易战不会导向囚徒困境和修昔底德陷阱,但新时代的大国博弈将更聚焦于长期战略利益而非短期商业利益。中美贸易战现在虽然剑拔弩张,但这只是新时代的新特征。

 

中美关系与美苏关系有本质区别,中美之间存在“大而不能倒”的相互依存性。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可信的,不会走向两败俱伤的失控局面。因此,贸易战以“战”始,以“和”终,大国博弈将导向利益妥协,新时代不会有“新冷战”。

 

从中国应对策略看,贸易战不可避免,特朗普攘外安内的政策逻辑符合美国利益,中国“以我为主”的应对策略符合中国利益。面对贸易战,中国的短期策略是争锋相对、围魏救赵,即以针对性的经济反制手段推动“从战到谈”的转变。长期策略是刚柔并济、以道御器,即凭借改革开放再出发来凝聚抵御外部不确定性的内生底气,依托积极参与和主导全球经济治理来主动驾驭大国博弈的各类工具。

 

(本文作者介绍: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领域为全球宏观、中国宏观和金融市场。)

新闻推荐  
1混在县城
2平台城市的崛起
3美团前员工的“期权保卫战”
4贾樟柯:写江湖,就是写人情
5反英雄的《江湖儿女》
6猛狮科技助力全国中小学书信征文活动
7杨陵江:1919将开启下一个五年战略
8匠心酿造大国浓香典范 五粮液荣获“年度匠心荣耀品牌”
9支付智能化进入下半场 拉卡拉发力大数据赋能中小微商户
10房租5000,周末住五星酒店的北漂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