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8年02月20日
星期二
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深度原创  >  新疆3家企业深陷“套路贷” 近20亿资产被吞涉同一“团伙”

新疆3家企业深陷“套路贷” 近20亿资产被吞涉同一“团伙”

来源:中访网 作者:综合 责编:杨帆

中访网综合   2月9日下午,新浪微博“记者木车” 发布出一则《新疆3家企业深陷“套路贷” 近20亿资产被吞涉同一“团伙”》的爆料信息,引起社会和传媒业界关注。以下是全文内容:

 

近期媒体曝光了发生在乌鲁木齐市一起疑似全国最大“套路贷”的案件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此前《民主与法制网》报道,2010年4月至2011年6月期间,新疆商人甘彦海在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一名叫方涛男子手中借了3笔共计5000万元(实际到账4500万元)后,便陷入一场被精心设计的“连环局”。

 

在2年不到的时间里,甘彦海陆续还款4037万元后,被“滚利”成2.2118亿元的债务。至2013年2月8日,再次还款8000万元,几个月后又被“滚利”成2.6亿元。由于无钱偿还该笔巨额债务的利息,方涛又让一名手下向甘彦海放款4240万元。后来,甘彦海还是陆续支付了这笔2.6亿元的利息9000万元,但再被“滚利”计算成3.68亿元的债务。最终,甘彦海因此笔债务被多次诉至法院,致其名下13亿元房产均被“套路贷”悉数盘剥。

 

甘彦海是新疆鄂尔多斯彦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彦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早年在新疆乌鲁木齐经商且负有盛名的他,是近年来民企老板深陷“套路贷”致其倾家荡产的其中一名受害者。《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在乌鲁木齐市调查核实,发现包括甘彦海、张明伟、何文金等人在内的多家新疆民企老板,都是涉及方涛、李泽旭、马炳臣、刘耀中等人“套路贷”的受害者。

 

“套路贷”是近年来发生的一种以贷为名、实则为骗的新型诈骗模式。它的终极目标不是利息,而是借条上虚高数倍的金额乃至被害人的家庭财产或企业资产,是利用合法形式而掩盖非法目的。在形式上往往采取制造银行流水,目的是提供证据,利用司法途径,侵占被害人的财产。

 

记者从多个信源处了解到,在乌鲁木齐市,以方涛、李泽旭、马炳臣、刘耀中等人为首的“套路贷”团伙,曾长期盘踞在乌鲁木齐市以放高利贷为主业。

 

在乌鲁木齐市,甘彦海、何文金、张明伟等多名受害者原本都是身价上亿且久负盛名的商人,均因身陷方涛、李泽旭等人的“套路贷”,他们为此倾家荡产,被沦落到靠亲朋好友接济和举债度日的地步。

 

记者发现,甘彦海、张明伟、何文金三人名下共计近20亿元的公司资产,均因身陷方涛、马炳臣等人的“套路贷”被吞:通过伪造公证文书、房屋买卖合同、商品房补充协议以及虚构债务调解书等方式,或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胜诉判决达到侵占企业巨额财产的目的。

 

据了解,“套路贷”往往是蓄意垒高借款金额,制造民间借贷的假象,软硬兼施对其“索债”。他们不仅深谙非正常手法,亦熟知相关法律法规,其中还有律师长期参与,法官在幕后操纵,在民事上包装成合法的民间借贷,为可能在刑事上逃脱制裁。而其中常常掺杂着暴力、威胁、虚假诉讼等索款手段,又诱发其他犯罪的严重后果,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

 

记者采访发现,从2015年1月开始迄今,对于方涛、马炳臣、李泽旭等人涉嫌有计划和实施“套路贷”的行为,或利用违规发放高利贷,涉嫌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方面存在的问题,甘彦海、何文金、张明伟均多次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下简称“新疆自治区”)党委、自治区政府信访局、自治区公安厅以及乌鲁木齐市委等有关部门反映和举报。

 

然而,尽管包括新疆自治区原党委书记张春贤、政法委书记熊选国、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朱昌杰、乌鲁木齐市原市委书记朱海仑、公安厅副厅长陈壮为、公安厅副厅长王乐祥等在内的多名领导,均对甘彦海、何文金、张明伟等人的举报来信予以批示和督办,要求公安部门依法查处。

 

但是,在新疆自治区公安厅为此成立了“专案组”后,即便侦查人员掌握了方涛等人涉嫌违法犯罪的证据,由于背后疑有“力量”进行干扰,至今未能立案查处。

 

3家公司身陷同一团伙“套路贷”

 

1月23日下午,甘彦海从朋友手中借来2000元路费,他从乌鲁木齐市前往宁夏银川市找一名姓张的受害者。此前,他得到一个可靠消息— —这名张先生被方涛以在米东区投资煤矿的名义涉嫌诈骗了6000万元,被宁夏银川市经侦大队立案。

 

“2017年12月22日,方涛与其女友罗某从北京某酒店被银川市经侦大队抓获,不知什么原因,很快就被取保候审。”甘彦海告诉记者,他一直在收集以方涛、马炳臣、刘耀中等人为首的“套路贷”团伙成员的违法线索。

 

几年来,为了举报方涛、刘新龙、汤龙、王洪刚、马忠太、马炳臣等人的“套路贷”,以及应付新疆高院对此立案受理的两起诉讼,债台高筑的甘彦海在亲朋好友手中借款几百万元,以便支付各种诉讼费用和差旅费。

 

跟甘彦海一样,何文金、张明伟也是方涛、马炳臣等人“套路贷”中的直接受害者。

 

他们三人开始并不熟悉,都是因为举报方涛、马炳臣等人而彼此相识。

 

相同的是,甘彦海、何文金、张明伟与方涛等人发生借贷关系的时间都是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

 

据多份法院判决书显示,方涛的身份信息显示为1975年出生。

 

记者采访了解到,方涛曾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工作(芦草沟营业部主任,2005年离职),其妻冶晓萍在新疆天山农商行(成立于2013年)工作,2013年曾任该行营业部总经理一职。

 

记者查询到,在2004年,方涛与其妻子冶晓萍曾注册多家公司,成立不久后又注销,比如新疆鑫东城投资有限公司、新疆神联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等。

 

资料显示,2007年5月31日,乌鲁木齐市油城行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方涛持股比例为80%,公司注册的地址在甘彦海开发的另一楼盘“紫荆豪庭”(2008年开发)6单元1101室。随后,新疆华洋众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疆方泽宇商贸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市油城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2年12成立,以下简称油城行小贷公司)等相继成立,方涛是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企业信息检索系统显示,方涛、李泽旭、马炳臣、罗霞、马忠太、冯思强、冶晓萍、高俊、张军等人所持股公司信息均为关联公司。其中李泽旭显示有14家公司。

 

记者采访了解到,近年来,方涛、李泽旭、马炳臣、刘耀中、王洪刚等人在乌鲁木齐市、北京、上海等地成立的关联公司多达数十家。不同的是,方涛、马炳臣等人注册或持股公司信息,均频繁变更或注销。

 

拖垮一家上下游产业链公司

 

今年65岁的何文金是新疆新轴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新轴公司”)、新疆新轴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新疆博达峰水泥有限公司等14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公司上下游产业涉及水泥、砂浆、混凝土、房地产等行业,公司总资产达8亿元。

 

记者采访了解到,2007年,何文金曾个人出资兼并了当地3家国有企业,安排下岗职工1200多人。

 

2013年8月,由于陷入方涛、马炳臣等人的“套路贷”,其公司名下220亩土地以及公司资产都被方涛、马炳臣等人非法侵占,致其公司(10家搅拌厂)主营业务停产,造成的企业损失高达10亿元以上。

 

1月15日,记者在乌鲁木齐市某酒店门口见到了何文金与丁丰虎。丁丰虎是何文金聘请的公司总经理。

 

何文金告诉记者,2012年2月24日,由于急需偿还芦草沟(现米东区)农村信用社的4000万元贷款,经段勇(公司聘请的一名总经理)介绍认识,他向方涛借款1500万,约定月息8分,借款期限2个月,每月利息120万元。

 

但噩梦就此开始。

 

“由于需要资金周转,方涛让马炳臣给我转账1620万元,到账后当日被方涛拿走240万元(扣2个月利息),我月月还利息到2012年11月,连本带息还款1942.5213万元,按银行同期利率4倍计算,多还了方涛562.5213万元。”何文金告诉记者,方涛似乎早就把他当作“猎物”。

 

2013年1月29日,何文金在乌鲁木齐机场被方涛的手下孔泉等人强行带走,被控制在乌鲁木齐光明路彩楼18层(乌鲁木齐市油城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12个小时。

 

何文金说:“当时方涛、马炳臣、刘耀中、张军等人要求我再打1880万元的欠条,不打就不让我回家,还说要伤害我女儿。无奈之下,我被逼迫打了一张1500万元的欠条,后又说我年龄太大,让公司总经理丁丰虎再打张欠条,就这样,丁丰虎也被逼打了一张380万元的欠条。”

 

丁丰虎告诉记者,方涛、马炳臣等人拿着1880万元欠条,多次逼债。

 

“2013年2月26日,马炳臣、罗霞、张军、孔泉等人强行将何文金叫到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执行庭的一名胡姓法官的办公室,要求调解。但法院并没有立案受理,胡法官也不在办公室,而坐在办公室的人都是方涛的手下。”丁丰虎说,方涛、马炳臣等人的目的就是想侵吞新疆新轴公司旗下的优良资产。

 

对于上述何文金等人被叫去法院调解的说法,记者在一份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执行和解协议笔录》(2013米东执字第164号)上得到了证实。

 

记者采访了解到,新疆新轴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建忠为此被拘留了15天,拘留理由是“保证人杨建忠拒不执行将公司财务印章交出来”。

 

“在拘留所门口,我们把1940万元的还款凭证拿给胡姓法官看,胡法官说不想看。”何文金告诉记者,过了6个月左右,方涛、马炳臣叫了几十人将4家主营公司强行霸占,用砖土堵上了公司大门,强行把公司员工赶走。

 

“我的多家公司就此被迫停产。”何文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方涛派手下将他带到乌鲁木齐光明路彩楼18层办公室(乌鲁木齐市油城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说要将其公司名下220亩土地以及公司资产抵债。

 

“我不同意,方涛的手下张军等五人在晚上12点左右,将我拉到乌鲁木齐市石人沟,在零下20度的低温下将我衣服、鞋子全部脱掉。为了保命,只好同意了方涛的要求,就签署了抵债协议,。”何文金告诉记者,不久,方涛的手下带着几十人持凶器将厂里100多名员工赶走,还用挖机将门口的路挖断,并用砂石料将大门封死。

 

对此,何文金、丁丰虎多次向米东区芦草沟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回应称,“凡是方涛的案子他们管不了”。

 

何文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由于企业生产设备均被方涛、马炳臣等人破坏,他从2014年8月份开始向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等多个部门举报和投诉,均石沉大海。“公司被破坏后,3个多亿的应收款都收不回来,原来的下岗职工需要发工资和交社保,现在自己没有一分钱,完全是走投无路。”

 

伪造公证文书变更煤矿公司股权

 

跟何文金遭遇方涛等人的“套路贷”不同的是,张明伟借方涛的“高利贷”都按时还清,最后是因“合作开矿”而遭遇方涛的“套路”。

 

张明伟是乌鲁木齐名佳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佳煤业”)的实际控制人。

 

1月17日,记者见到了张明伟。他告诉记者,2012年1月,借了方涛的1500万元高利贷按时还清后,见煤矿效益好,觉得有机可乘,方涛就以口头协议达成合作开发名佳煤业的计划,“方涛陆续投了3910万元”。

 

2012年2月,双方口头约定,由方涛提供生产资金和销售,张明伟负责生产煤。

 

但双方只达成口头协议,并没有签订任何书面协议。

 

张明伟说,双方合作期间,方涛销售了60万吨煤,价值9000万元,这笔钱并没有入账,被方涛个人占有。

 

记者采访核实,方涛为了侵占名佳煤业,伙同他人虚构了1.7亿的债务调解书,并伪造公证文书、伪造公章、伪造张明伟签字以及米东区人民法院调解书。

 

2012年5月2日,乌鲁木齐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将张明伟34%的股权变更到罗霞名下。

 

2012年5月17日,方涛、马炳臣带领五六十个人将名佳煤业强行占用。

 

“他们将矿区办公室、财务室、磅房和方涛经济往来的全部帐本及磅单票据全部销毁。” 张明伟向记者透露,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股权被方涛私下变更。

 

据了解,直至2013年9月30日,经张明伟多次投诉举报,乌鲁木齐工商局监察大队立案查明了方涛等人伪造公证文书、公证处公章的问题后,下发了《处罚决定书》,又将股权恢复到张明伟的名下。

 

记者获得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局《处罚决定书》内容显示,2012年4月,方涛指定其公司业务经理刘耀中(律师)制作虚假《公证书》、《授权委托书》”,于2012年5月2日办理了股权变更。

 

据了解,方涛还虚构了一笔1.7亿的外债,直接“算计”到名佳煤矿及张明伟的名下。后被新疆高院受理后,在张明伟未知情也未到场应诉的情况下,法院缺席审判。

 

“仅用17天,新疆自治区高院判决张明伟承担偿还方涛1.7亿债务的民事裁定书就下来了。”张明伟说,2012年11月2日,新疆自治区高院又终止了前述作出的民事裁定;2013年6月18日,重新对此案开庭审理,在审理中发现方涛等人虚构债务,直至2014年12月4日,新疆自治区高院驳回了方涛对张明伟在高院的所有起诉。

 

“方涛及其下属马炳臣、罗霞、刘耀中伪造公证处公章的行为涉嫌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涉嫌诈骗罪,但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张明伟称,他自己反被对方送进了监狱。

 

记者采访了解到,2012年12月4日,方涛等人制作了14份虚假合同,在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称张明伟涉嫌合同诈骗。

 

“后经办案机关查明事实真相,纯属子虚乌有。但方涛又通过找关系打招呼,让办案人员以名佳煤业的一枚公章未备案为由,2012年12月4日将我抓走关押。”张明伟向记者透露,2013年5月21日,他以伪造公章罪被判处六个月有期徒刑,“2013年6月3日就出狱了,但判刑的理由是公司有两个公章,其中一个没有备案”。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未得到官方回应。

 

张明伟称,从2012年5月至2015年10开始,名佳煤业一直被方涛的手下控制,“他们抢走了我上亿元的资产,方涛曾当面公开叫嚣说,我白道黑道都搞不过他”。

 

记者在一份日期为2012年11月20日的乌鲁木齐名佳煤业公司文件的“火区延期恢复治理报告”上看到,时任乌鲁木齐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焦亦民,在该报告上批示“请市煤炭局阅处”的字样。

 

张明伟透露,方涛与焦亦民很熟悉,“如果方涛不让焦亦民批字,公司也可以办下来,只是慢一点而已”。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多次致电焦亦民采访核实,但一直未肯接听,发短信也未回复。

 

1月17日,记者致电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联系采访事宜,新闻处的一名范姓工作人员称,记者采访焦亦民等人需要所在媒体单位的主管部门开具公函才能接受采访。

 

借4500万“套路贷”被滚利3.68亿

 

1月15日,记者来到新疆彦海公司开发的“紫荆公馆”门口。一名在附近小区居住的女士告诉记者,媒体报道“紫荆公馆”深陷“套路贷”的新闻后,“招商部”的一伙销售人员都逃之夭夭。

 

“原来甘总被套路贷害苦了,难怪三四年了,门面商铺都一直被锁着大门。”该女士说,紫荆公馆的房子外墙都是铺的大理石,房屋质量好,地理位置优越,但是就是没有人来买房,“有点死气沉沉”。

 

甘彦海向记者介绍,因为方涛的势力,紫荆公馆被整整霸占了3年,业主无法办理入住,无法办理网签,无法支付剩余购房款,“而我欠员工的工资及合法的小额贷款公司与个人借款,无法履行”。

 

他说,从2013年开始,因为新疆彦海公司的正常经营被方涛的“套路贷”打乱,不得已,甘彦海才开始向其他小额贷款公司和个人借款。

 

“我现在欠11家小额贷款公司和个人借款共计5.3亿元,但都没有像方涛他们那样玩套路贷,如果不是方涛他们捣乱,紫荆公馆所有的房屋和商铺门面都会售完,最低可以卖13亿元,那么资金回笼很快,会还清所有的借款。”甘彦海在接受采访时透露。

 

甘彦海身陷“套路贷”而不能自拔,始于7年前那笔4500万元的借款。

 

期间,甘彦海陆续还款4037万元,但在2年不到的时间被方涛“滚利”成2.6亿元。当时,方涛等人声称甘彦海还欠自己2.2亿元借款。

 

甘彦海对此提出质疑,但被方涛的人威胁恐吓,因此不敢向警方报案。

 

不过,如果按银行同期利率的四倍计算利息,4500万元的本息在2年不到的时间里,绝对算不出2.6亿元的债务,“何况偿还了4037万元利息”。

 

由于方涛一方采用胁迫威逼的方法讨债,加上甘彦海息事宁人的心态,他迫不得已向方涛介绍的其他放贷者(套路贷团伙)手中借钱“平账”。

 

回过头来看,甘彦海正是因为借了方涛的4500万元后,便麻烦不断。

 

这话又得从头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