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沈建光:美元走弱跟欧洲有什么关系?

沈建光:美元走弱跟欧洲有什么关系?

来源:中访网 作者:原创 责编:杨帆

文/专栏作家 沈建光

 

当前市场对于欧洲强劲复苏仍没有充分认识,看好美国多于欧洲,一旦预期与现实出现反差,会进一步助推欧元上涨,使美元维持弱势。

沈建光:美元走弱跟欧洲有什么关系?沈建光:美元走弱跟欧洲有什么关系?
 

2017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达到2.5%,创下10年来最快增长,且再度超过美国2.3%的增速。这可能也是自17年初至今欧元对美元升值超过18%,成为全球强势货币的一个重要原因。记得去年年初,国内大多数学者对于欧洲普遍抱有相对悲观的看法,尤其是前期债务危机以及英国脱欧等因素,甚至忽视了2016年欧盟经济增长已经高于美国的事实。

 

笔者发现,当前市场对于欧洲经济的强劲复苏仍没有充分认识,看好美国多于欧洲的仍占多数,这使得一旦预期与现实出现反差,会进一步助推欧元上涨态势,从而使美元维持弱势。

 

欧洲经济复苏态势强劲

 

欧元区经济在2017年可谓动力全开,全年增长2.5%,连续两年超过美国,且每个季度环比均保持0.6%左右的增长,是年初始料未及的。12月欧元区失业率下降至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8.7%,PMI上升至近七年来最高水平58%,呈现了明显的经济扩张势头。欧盟委员会12月的调查显示,对于欧洲经济的信心水平也达到2000年来新高。

 

其中,德国2017年经济增长2.2%,创2011年以来最高水平;受益于全球贸易回暖,德国出口保持连续三年的强劲增长;2018年1月德国IFO商业景气指数再次达到117.6的历史最高水平,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持续攀升至七年来最高。德国房地产市场欣欣向荣、脱欧之后大量金融企业增加法兰克福的业务,使得租房市场亦供不应求,法兰克福房价过去四年翻番,反映出了强劲的市场需求和投资信心。

 

法国经济2017年GDP增长1.9%,实现了七年以来的最快增长。法国总统马克龙自上任以来便宣称法国将重返欧洲中心,希望通过减税及各项劳动力市场改革逐步实现。笔者欧洲之行接触到的法国投资者和企业家,大多对马克龙改革充满期待,纷纷表示如果法国高税负状况有所变化,将考虑重回法国。

 

事实也确实如此,2017年法国企业投资增加了4.3%,个人投资上升了5.1%,西班牙再度成为欧元区经济增长的领头羊,2017年增长达到3.1%,连续三年实现超过3%的增长,远超欧元区整体水平,似乎又重返了2000-2007年间在欧洲的辉煌地位。早前由于加泰罗尼亚独立风波,西班牙曾一度受到负面冲击,而后得益于中央政府接管稳定局势,西班牙很快从政治风波中走出,经济受到的影响也有限。西班牙之所以能够走出危机,既得益于近年来国内在劳动市场、银行业等领域切切实实的改革措施,也与欧洲央行干预为其重塑经济提供的缓和环境密不可分。

 

而最令人担忧的欧元区政治危机,目前看来有所缓和。英国软脱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去年12月欧盟与英国已经就脱欧所涉及的欧盟公民在英国的公民权利、分手费等核心议题达成了协议,第二阶段关于英国脱欧过渡期的讨论也正在推进。德国默克尔连任,法国马克龙当选对于欧元区加强一体化进程是个利好。结合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风波得到平息,欧洲政治与地缘风险因素正在向积极方向转化,未来欧洲经济持续复苏的强劲表现值得期待。

 

美国经济表现弱于预期

 

2017年美国经济整体表现良好,全年经济增长2.3%,相较于2016年也有明显提升,但由于早前市场对于美国经济预期过度乐观,这份成绩单并不像欧洲那样令人感到惊喜,亦低于特朗普年初期待的3%的目标。展望2018年,美国经济虽然有望好于去年,但达到3%仍然困难。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特朗普税改,国内普遍比较乐观,甚至有认为特朗普税改于中国是狼来了的担忧。特朗普税改也并非看上去那样美好。虽然短期来看,有助于促进企业利润增加以及资本回流,刺激股市和分红,但从长期来看,税改能否对投资与经济起到拉动作用尚存在变数。毕竟自2000年以来,美国企业盈利能力便得到了长足的进展,但受制于劳动生产率低下以及基础设施陈旧落后,美国企业投资热情不高,而此次税改并未对症下药。

 

此外,特朗普税改收益最多的是富人以及低收入人群,大部分中产阶级并未得到实际好处,反而不少人群赋税增加,这使得从长期来看,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中产阶级消费也将受到抑制。同时,税改造成美国两党政治撕裂程度进一步加剧,如此影响之大的税收改革,民主党竟无一人投票支持,这样严重的政治分裂或将制约未来特朗普政策的落地。

 

当然,今年特朗普政策的可塑性和可变性较大。特朗普一度被贴上反建制、反精英、反全球化的代表,此前亦对达沃斯论坛这样的精英集会不屑一顾。今年却一反常态的参加论坛并在会上极力宣扬美国的优势并力图吸引全球赴美投资,并提及重返TPP的可能,说明其执政理念还是非常灵活。与此同时,去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再创新高,美国的贸易保护情绪升温,如对太阳能板和洗衣机加收关税等,尽管中美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较小,但贸易摩擦或将此起彼伏。

 

总之,正是基于美国预期乐观但没有惊喜,欧洲整体表现超出预期,2017年欧元大涨,欧元在美元指数中占比超过60%,成为助推美元走弱的关键。2017年至今,欧元兑美元已经升值18.8%,与此同时,去年美元指数便结束了八年的上涨势头,全年贬值10%,成为自2003年以来表现最差的年份,甚至在美国税改通过与美联储加息的双重提振下,今年至今,美元指数破位90,超出了绝大多数市场人士的预期,再次坐实了笔者在2016年初便做出的美元已是强弩之末的判断。

 

展望未来,考虑到欧元区经济复苏态势仍将持续,欧洲、日本的货币政策收紧路径已然加快,且美元已经进入下行周期,即便加息也未必会导致美元升值。根据以往历史经验来看,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美联储7次加息周期后,美元大概率呈现的是走弱态势,2015年底至今美联储的5次加息后,美元仍然走弱,亦正是如此。因此,笔者仍然认为,今年欧元将延续强势的表现,相较之下,美元将很难走出弱势阶段。

 

(本文作者介绍: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客座教授。)

新闻推荐  
1从心出发 肽行天下——人民国肽筑梦“健康中国”新时代
2做不起报道的媒体人如何供养梦想?
3“药神”徐峥:把失败埋在前面
4宋歌:一个用艺术品让徐峥和吴京帮他赚钱的“商人”
5万达电影并购万达影视,“剧本”还没写好
6华谊兄弟的“地产生意”
7中国的国际教育,是个国际玩笑
8上半年楼市报告:房价上涨仍是主基调
9这家AI芯片创业公司,直接被供货商收了
10揭秘P2P爆雷潮背后的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