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商业与思想  >  魅力本自真情出 绝艺原由苦中来——黄明强先生访问记

魅力本自真情出 绝艺原由苦中来——黄明强先生访问记

来源: 作者:林立 责编:郑旭炜

2019317日,笔者采访了潮剧著名老生黄明强先生。黄明强1936年出生,脸型方正,声音洪亮,依稀当年神彩。他1952年进元华剧团,即后来的潮阳潮剧团。其代表作是《宋江杀惜》的宋江、《终南恨》的文天样、《十五贯》的况钟、《包公铡侄》的包公、《血溅乌纱》的严天民等。老先生还担任过汕头市第七届人大代表,潮阳市政协常委。下面是他艺术人生的自述:


问:黄先生,您是民国时期开始进入潮剧纸影班学习的,当时是什么情况?

答:我1947年入纸影班,当时才11岁,在家读了一二年书,生活太困难了,只好去演纸影。母亲对我说,儿子,没办法,你就去演纸影吧。纸影班就家附近,班主叫黄金平。那个纸影班没有班名,当时的纸影班很不稳定,有演出就做,接不到戏,说不定就散了。那天晚上他到纸影班,戏班人一听他唱曲,说,哇,嗓音这么好,就叫明晚来入班学戏。纸影班没那么严格,有一个先生在教,也没有谱,我那时也不认识字,就靠先生教到我懂得唱。学会了,我在班中担任两个角色,赚的工资不少,和头手、打鼓的工资一样。我们当时的工资都是每个点演完了就结算,班主不把钱发给我,他说,嗨,小孩子,拿什么钱。钱攒起来,就都给了我父母,只是偶尔给我一点零用钱而已。我小时候非常勤俭,有口饭吃就行了。即使后来入元华剧团,身上也常常没什么钱。到1957年评工资,我的工资是每月36块,那是不错的了。当时纸影班要到处走,从桑田到潮阳棉城,要走三铺路(30里),也要到山里去,一般都是人家拜神,只要人家请,我们就去做。当时我们是擎剧(铁枝木偶),我现在还会擎这个,人家叫皮猴人仔。童年在纸影班,虽然备受艰辛,却是我从艺生涯的起步,奠定了我后来从事潮剧演出的艺术功底。

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您进入潮阳元华剧团,恰好遭遇变声期,您是怎样克服困难,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位置的?

答:我在纸影班做了三年,到1949年就歇了一段时间。1952年,我十六岁,又进入潮阳元华剧团。当时刚好是变声期,没法演小生了,只能在台上当龙套。当时就想,要有一个角色给我演,不知多好。刚好碰到一个戏,有一个金銮殿的场面,里边一个角色,站在金銮殿边上,只有几句口白,我就跟老师傅讲,这个角色让我演好吗?人家说,好。我高兴死了,这是我变声后争取到的第一个角色。

过了一段时间,剧团管事的人发现我还不错,几个动作雅绝,渐渐的就多给几个角色给我。这段时间,由于声音还不行,我就苦练武生。跟卢悦明师傅学,他是怡梨剧团(后来称为潮剧院三团)的武师傅。这中间,我还主动学了一个老生的角色。剧团演的一出戏,剧中一个老生角色,叫张文正,戏藤(情节)有点类似《十五贯》的况钟,但分量稍微轻点。这角色是一个老师傅叫连城师傅在演,老师傅声带不太好,若连续两天演出,第三天就不行,再加上老师傅演出相当尽力,因而声带常常发炎。我见他这么辛苦,他演出的时候,我就在底下暗中学他的台词和动作。有一天,在潮安的意溪演出,是座竹蓬搭建的戏院,那天是日场,下午演出,他的嗓子又哑了,我见他十分辛苦,就对他说:老师傅,今天这个角色我替你演可好?我在台上做,你呢,就藏在桌子底下,如果我哪个地方记不住了,你就给我“打电话”——提醒我。老师傅高兴坏了,我就上台演出。剧团的同事告诉领导,说明强今天顶替老师傅上台,不知行不行,你赶紧看看去。领导说,哇,这可是主角,赶紧来看。戏已经在演,他躲在普通座看,不敢来前座,怕我看见了吓着。普通座是站着的,他就躲在那里看,我见不着。演出挺顺利,领导看后乐坏了。过后他叫我过去,对我说,想不到啊,你做的这么好,能够进入角色的情绪。从此以后,就陆陆续续安排一些角色让我演。就这样,靠着幼年时的功底,加上在剧团是认真学习,凭着进取心,自己争取机会,我从默默无闻的龙套,逐渐在舞台中争取到自己的角色,得到大家的认可。

问:1960年您所在剧团参加汕头专区汇演,您扮演《宋江杀惜》的宋江,一举成名,您是如何做到的?

答:1959年,我们提前一年准备参加1960年汕头专区戏曲大汇演的时候。那时梅州还属于同一个专区,这时除了潮剧,汉剧、正字、西秦这些剧种都来了。我们剧团排的剧目是《宋江杀惜》,宋江谁来演呢?剧团郑书记说,就叫明强演吧。有人说,明强是个后生仔,不知行不行。书记说,不会就让他学。他知道我可以撑得起。我就开始学,过程很辛苦,我找到书记说,这个角色我不知道行不行,因为是汇演,我怕误事。书记说,你不做也得做,而且要做好!我听了,默默回来。我的动作本来就好,腿功也不错,现在更是拼了命练,动作就越发出色。但要参加会演,还得有自己的特色动作,看家本领,这就要苦练硬功夫了。我的功夫,主要就下在苦练胡须的动作。听人家说,西秦的老生这把胡须一抖,就像水波纹一样,那可真是绝活。可我连见都没见过,没办法,就只有苦练。晚上,自己搬个条凳,戴上老生的胡子,就不停的练,练自己的后脑肌肉如何控制,不知花了多少苦工,就凭着后生,有毅力,硬是无师自通,将抖须绝技练成。

练得差不多了,汕头潮剧院的领导、老师傅等来检查,看看潮阳准备的情况,听说演《宋江杀惜》,就要看看怎么样。他们一看到我的表演,大为惊叹:啊,潮阳怎么能出这样的人才?我的表演给人家一个很好得印象。随后我还接着练习,到了真正会演,我的功底又更扎实了。在会演上,我的表演引起轰动,潮剧原没有这样的东西,大家一看,不停鼓掌。我的表演,包括“弹须”、“左右拨须” 等等功夫,很受欢迎。《宋江杀惜》在会演上很轰动,我们住在大同戏院,在少年宫那里,有十几二十个剧团来向我们学习哪,少年宫都要挤爆了。大家都来学我的动作,学我的戏,我也凭这出戏一举成名了。

过后上面想把我调到潮剧院的青年剧团。潮剧院副院长郑文风到来要人,一定要我上去。潮阳这边不放我走,人家请示潮阳的方思远书记说,潮剧院来要黄明强,怎么办,放不放人?书记说,不行,他们要人,难道我们就不需要吗?书记这么一说,潮剧院只好作罢了。

1960年底会演,过了年1961年头吴南生到潮汕来,他是潮阳人,专门要看潮阳剧团的戏,他当时住在澄海,我们去演出。第一个剧目就是《宋江杀惜》,是下午演的,一般是晚上演,因为要给他看,就在下午演。还有一个文天祥,这个剧本是潮阳自己创作的,叫《终南恨》。吴南生看了,十分高兴,澄海书记在那里,他说,嗨,明天请客,我出声,你出钱。他这是要鼓励一下我们。他对我更是十分鼓励,说我的角色演的有血有肉,还专门买了一本《周信芳的舞台艺术》给我。过后,吴南生到潮阳,住在西园,他想起潮阳剧团,觉得阵容不错,几个演员也相当好,就关心我的身体怎么样,请我到西园来住,休养身体,我就到西园住了40天。当时吴南生很忙,他在写剧本,李志浦老师也被他叫到西园,我没什么事,不时与李志浦聊天。

1961年,由于吴南生的关照,潮阳剧团有机会到省参加交流会。当时主戏是《荆钗记》,其次是《宋江杀惜》、《程咬金》等,还有一个《容娘冤》是我们团自己创作的。在省的表演获得相当高的评价。

在此期间,吴南生给我介绍了一位老师,叫傅祥林,他是京剧老生,与周信芳属于同一流派,水平也很高。我们到他家去,他请我们吃饭,就把他的艺术经验讲述给我听,获益匪浅。

问:您的演出生涯那么长,期间有的演出重要,有的只是普通的乡下演戏,您是如何对待这些不同的演出的?

答:我的原则就是,当一个演员,要踏踏实实,下苦功夫练功,认认真真把戏演好,剧团的人都说:和明强叔搭档演戏,没法偷工。因为我很认真,人家见我这么认真,就不敢偷工,我就可以带他们入戏。我在演出,讲究一个共鸣,既有台上的共鸣,也要台上台下的共鸣。先讲台上的共鸣,比如这个戏,像《十五贯》也好,《血溅乌纱》也好,作为主角,你自己一入戏,做得又好,其他的演员也就被你引入戏,带着他们做戏,他们不由自主也入戏,不但不敢,也无法偷工了。要做到这一点,奥妙很多,第一个是演员的功底要过关,功底好,一出台,一亮相,你的口白、台步、表情观众看来觉得舒服,哇,这个演员不错。第二个,对剧本要熟悉,对其中的人物关系,剧情的发展脉络,要了然于胸。第三就是要带动其他演员做戏,带到他们入戏了,他们就是要偷工,也没可能了。

做演员,我一向严格要求自己,做戏切切不能偷工减料。有时一万人、一万多人在看,我要认真演好;有时下乡演出,到山旮旯的小村子,我也坚持一丝不苟演好戏。我是这样想:人家千辛万苦请剧团来演戏,将道具家伙搬这么远到偏远的小村里,不容易,就是为了看戏,咱们更不能够偷工。做戏要讲戏德,就是只有几个观众,例如有时下乡演出的时候,碰到下小雨,只剩几个老人在看,我也是这样演。因此我的演出比人家累,要投入感情,使暗劲。

问:您自己觉得演的最为成功的角色是什么?

答:这么多年演戏,我自己觉得《血溅乌纱》我演的最成功。1990年代去泰国演出很轰动,观看演出的潮汕乡亲观众简直就是狂热,戏将结束,大家都拥到台下,等一结束抢着到台上送花,我都接不过来,真是太好了!我们郭予杰团长过来对我说,四叔,等一下你来我房间。我以为有什么事,没想他见到我就说:“四叔啊,你今晚为潮阳人民立了一大功!”

过后,在盘谷银行安排专场演出该剧时,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参赞还亲自上台给我送花,待遇是很高的。

这个戏是郭楠导演的,他水平很高,对我相当看重。陈弼臣送他两杯燕窝,他就送了一杯给我。这就是导演对演员十分满意、赏识的表现了。方展荣看了我的演出,感动得废寝忘食,隔天就过来采访我。

在我的表演中,我十分重视传统所谓的“千斤白四两曲”,这是老师傅早早就传下来的,但后来被人家忽视了。我认为,四两曲,并非说曲不主要,唱做念打,唱还是放在首位,唱一样要重视。千斤白,重点在说,口白要说好是十分难的,要下苦功夫,去琢磨它。它里边的门道很多,如在剧情的发展中,这句白应该怎么说,人家这么说你如何回应他,如和切合剧中的情形,恰到好处的说出来,引起观众的共鸣。《血溅乌纱》为什么那么生动,主要就是口白,成为我自己的得意之作。如剧中,我扮演的严天民,错斩了小英的父亲刘松,她母亲也死了,剩下小英失魂落魄。严天民知道自己错杀了刘松,十分内疚。此时他见到小英疯疯张张,状如疯癫的样子,心头一震,感情十分复杂。该如何用口白表达出来,如何符合人物当时的情绪,能否吸引观众,是对演员的一大考验。此时,我设想角色严天民的心理活动是:心如刀割,我就是死三次,也无法补偿刘松一家人。这时我的表演是,看到小英,一怔,身上一抖,这还没完,接下来我的双手微微战抖,口白是:姑娘,你要找我?小英回答:我要到阴间找我的爹娘,我要合家团圆。这时,严天民十分自责,此情此景,他也想不出对小英说什么才好,就说:姑娘,我草菅人命,你要骂就骂,要打就打。那么,这几句口白该如何念?我是这样处理的:“姑娘”,叫姑娘,这声音要似有似无,表达出严天民内心是非常痛苦的,接下来的的两句口白,“我草菅人命,你要骂就骂,要打就打。”也是轻声细语,浑身无力,双脚软软的几乎要跪下去了,因为严天民是清官,他明白自己犯下的错责任有多大。不可以平铺直叙,大声说出。这些东西,就要自己去研究。接下来还有几句口白,“我平生为官,两袖清风,只有点薄资,待夫人赎完罪咎之后,给你俩度日”这时严天民准备自杀赎罪,这是他在交代后事了,所以这时的口白,要带着哭腔,喉咙结硬,似哭非哭,这样念出,才能将人物感情表达的淋漓尽致,打动观众,感染观众,催人泪下。

问:您凭借着深厚的艺术功底朔造了一系列潮剧舞台形象,深受观众喜爱。每一个人物的塑造,都倾注了您不少心血,请谈谈如何处理好传统艺术与舞台创新的关系?

答:我演的行当是老生,但又不要太受行当规矩局限,如果拘泥于规矩,人物的性格形象怕无法深挖。该突破的时候,无法突破,被行当限制死了,人物的形象无法出彩。我就不会被这些限制住。我是根据剧情、人物的需要来设计动作,如果需要,就是打破行当的成规,就是舞台上从来没有人做过的动作,我也要大胆用。比如《十五贯》,当时熊友兰、苏雪娟向他诉冤,他也怀疑案件有冤情,但他是个监斩官,无权改判,正在犹豫是否要斩的时候,熊友兰、苏雪娟痛诉:哎呀,老爷,人家都说你是清官,清如水、明如镜,怎么可以这么做?他们一语一下击中要害。他感到,手中之笔千斤重,这个千斤重如何表现呢?此时,五更鼓已经响,咚咚咚,锵锵锵,推动这紧迫的气氛。斩还不斩,要做定夺,我突破常规,做了一个大幅度的动作,一手向上一举,同时斩钉截铁念出口白:“定叫元凶来归案!”,将剧情推向高潮。一般而言,老生的动作没有这么大,但我根据剧情发展的需要,整个四场戏推进到这里,需要一个爆破,这一下爆破就能够镇住整个场,产生良好的戏剧感染力。观众的情绪就调动起来,掌声立即轰响。当年泰华报人公益基金会陈主席请潮阳剧团去泰国演出,当演到这里,掌声一起,他再也坐不住,一下站了起来,幕一落,赶紧到后台来拍照合影。

我的声音比较洪亮,这种声音也有利于塑造清官一类的人物。而我在演出的时候,又多花心思对口白进行改造,提高,使之更有感染力。比如,况钟这个人物,我就想,如何能够先声夺人,给观众一个好印象,让人家感觉,这个况钟不简单。过去潮剧有这种棚前白,或场前白,四句肯定有的。如况钟出场就念:“寸心清澈似秋水,执法庄重若泰山。德威并行平生愿,为民解厄志如磐。”一般表演,念的比较平淡,中规中矩,但无法突出况钟这个人物,我就琢磨着,采用口白加朗诵的办法,加强了抑扬顿挫,适当拖长节奏,整个气氛马上不同,一下子就把况钟这种刚直不阿,敢于为民解难的品格表现出来。

那年去泰国之前,先来汕头汇报演出,演出之前,导演郭楠跟方展荣说,晚上来看《血溅乌纱》吗?有好菜色。方展荣说,有好菜色我就来,一看,哇,演的很好。隔天赶紧来看我,说:明强老师,昨晚看你演《血溅乌纱》,看完整个晚上都睡不着,你怎么能演的这么好?他采访我,我讲:动作是服务内心感情的,由内心感情所驱动,有血有肉,这样长期演出,人家爱看,不讨厌。有些人动作太随意,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甚至做到麻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动作,这样肯定无法打动人。

到泰国演出那两出戏,真的是精彩,能打动人。第一、二两晚演的是短戏、折子戏,第三晚才是整出。泰国潮人企业家、重要人物都来看。那天晚上,在观众中安插了不少人,县长、书记、团长都出马了,他们主要就是听取观众看戏的意见,结果大家反映很好,掌声热烈。团长不但表扬我,还打电话到潮阳把情况跟我夫人说。作为团长,剧团演出取得这样的成功,他肯定很开心,要是演出失败了,他也是责任重大。

到现在,《血溅乌纱》这个戏,还没有别的团搬演过,主角严天民这个角色,难度演出的难度也比较大。郭楠导演这出戏,也是出了成绩的。这出戏的编剧是洪潮先生,戏写的也非常之好。当时戏写出来后,因为洪潮先生看过我演的《宋江杀惜》,知道我能够演,所以就送到潮阳剧团来,但又不明说,只是说,这个剧本给你们,你们肯定可以的。

回首一生,黄明强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乡下贫家少年,成长为一位潮剧知名艺术家,获得过多少掌声,多少鲜花,多少荣誉,辉煌过后,一切归于平淡。而最令人感动的是他那份始终不渝对潮剧艺术认真、执着的追求,和那份对父老乡亲的挚爱与真情。

商业推荐  
1泸州老窖发展成果获各方赞誉 坚持“三个极致”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2彰显名酒核心价值 五粮液参加世界名酒价值论坛
3迈瑞医疗打入英国皇室医院 全球化进程加速
4澳优上市10周年:十年业绩增长超过10倍,今年将超越不少外资大牌
5八代上市五粮液动销渠道“量能大”,浓香型龙头“鳌头”不减
6碧桂园服务玩转“AI+社区”让物业服务更智能
7挖掘存量,开拓增量,趣店的开放平台是怎么做到的?
8“提升乳品质量 企业公开承诺”活动举行 飞鹤做出郑重承诺
914度蝉联,青岛啤酒是"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常青树
10提升乳品质量 企业公开承诺—君乐宝让祖国的下一代喝上好奶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