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新观察  >  上市后备企业,起诉财务经理存在篡改会计账目等行为

上市后备企业,起诉财务经理存在篡改会计账目等行为

来源:梧桐树下V 作者:梧桐树下V 责编:杨帆

内容来源:梧桐树下V

奇葩,上市后备企业,未上市,先起诉财务经理存在篡改会计账目、账簿中无会计凭证等违反会计法和公司财务管理制度的行为,然而法院却认为......

近期,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后备企业,以下简称“六壬网安公司”)与被告张丽芳劳动争议一案审结,结局无意外,但过程很特别。

六壬网安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六壬网安公司无需向张丽芳支付工资57030.96元;2.判决六壬网安公司无需向张丽芳支付赔偿金75221.34元;3.判令张丽芳承担本案的诉讼费。事实和理由:张丽芳于2015年9月14日进入六壬网安公司工作,担任财务经理职务,`双方签订有《劳动合同书》,约定张丽芳的劳动报酬为固定工资即每月1800元,合同期限为自2015年9月14日至2018年9月13日止。2018年初,六壬网安公司欲对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审计,在移交会计账簿时发现张丽芳存在篡改会计账簿、账簿中未附任何原始会计凭证等违反公司财务管理制度甚至违反国家《会计法》的行为。根据公司《财务管理暂行规定》第六条第一点的规定,公司财务管理部必须严格按照公司财务及相关规定行使审核、监督等权利严禁超越财务及相关制度,否则将依照行为性质对行为人进行警告、处罚直至开除。而根据《会计法》的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伪造、变造会计凭证、会计账簿及其他会计资料。张丽芳作为公司财务部门的主管,其行为不仅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而且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六壬网安公司因此解除与张丽芳的劳动合同,符合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公司规章制度及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不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故六壬网安公司无需向张丽芳支付赔偿金,且公司保留追究张丽芳篡改会计账簿法律责任的权利。另因双方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张丽芳工资为每月1800元,而张丽芳主张其月薪达12000多元,这与双方的合同约定明显不符。另外,张丽芳要求六壬网安公司支付欠发的工资57030.96元,亦无事实依据。综上所述,六壬网安公司认为,福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开发区仲裁委)裁决六壬网安公司应支付张丽芳工资57030.96元及赔偿金75221.34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六壬网安公司依法提起诉讼,望判如所请。

张丽芳辩称,首先,六壬网安公司自2017年8月23日起就开始拖欠张丽芳的劳动报酬,至今尚欠张丽芳工资57030.96元。因张丽芳一直催促六壬网安公司发放拖欠的工资,故六壬网安公司以虚假的事实于2018年6月15日解除了与张丽芳的劳动关系。其次,张丽芳并没有违反公司的相关制度,并且六壬网安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未经过法定的程序,属于违法解除。关于工资问题。根据张丽芳提交的银行流水明细单,可以证实张丽芳离职前十二个月的平均月工资是12531.89元。为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查清事实,驳回六壬网安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并判令六壬网安公司向张丽芳支付拖欠的工资57030.96元及违法解决劳动合同的双倍赔偿金75221.34元。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9月14日,张丽芳入职六壬网安公司,双方于当日签订了一份期限自2015年9月14日至2018年9月13日的劳动合同,约定张丽芳从事财务经理工作。在职期间,六壬网安公司为张丽芳缴纳社会保险费和公积金,并通过兴业银行向张丽芳支付工资。2018年6月15日,六壬网安公司以张丽芳在职期间工作失职违反相关规章制度为由,决定解除与张丽芳的劳动合同关系。张丽芳以六壬网安公司欠薪和违反解除劳动合同为由申请劳动仲裁,开发区仲裁委于2018年11月7日作出裁决,六壬网安公司应向张丽芳支付工资57030.96元及赔偿金75221.34元。六壬网安公司不服该仲裁裁决,遂诉至本院。庭审中,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六壬网安公司自2018年2月份起未向张丽芳支付工资,并确认张丽芳离职前12月平均月收入为12531.89元。

以上事实,有《劳动合同书》、通知函、兴业银行交易流水单、榕开劳人仲案字〔2018〕第819号裁决书以及当事人庭审陈述等证据在卷佐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劳动者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用人单位应当及时足额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六壬网安公司未向张丽芳支付自2018年2月起至2018年6月15日期间的工资的事实均无异议,故可予以确认,但就张丽芳的月工资标准存在重大分歧,六壬网安公司认为,根据劳动合同约定,张丽芳的月工资应1800元,并非其主张的12000多元,而张丽芳则认为欠付的2018年2月至2018年6月的工资分别为:12405.39元、12487.89元、12450.39元、2480.39元、7206.90元,合计57030.96元。本院认为,虽然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张丽芳的月工资为1800元,但根据张丽芳提供的兴业银行交易流水单,可以看出六壬网安公司每月向张丽芳发放的工资均明显高于1800元,基本都在12500元左右,即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的1800元明显不能客观反映张丽芳的实际月工资标准,而且每月1800元的工资也显然不符合财务经理岗位的一般收入标准。其次,根据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53条规定,劳动法中“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据此可以认定劳动者所获得的劳动报酬不仅限于基础工资,还包括奖金和津补贴,且六壬网安公司在庭审中亦确认张丽芳的每月实际收入包括奖金和补贴。再者,六壬网安公司也没有向本院提供确实、有效的证据证明存在可以减少向张丽芳发放工资的情形,故应由六壬网安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六壬网安公司仍应以此前每月实际向张丽芳发放的金额作为计算2018年2月起至2018年6月15日期间工资的计算依据。由于张丽芳主张的2018年2月起至2018年6月15日期间的工资未超过六壬壬网安公司此前已经支付的标准,因此对张丽芳主张的上述期间工资57030.96元,本院予以采信。六壬网安公司主张其无需向张丽芳支付工资57030.96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六壬网安公司是否应当向张丽芳支付赔偿金问题。六壬网安公司认为其之所以单方解除与张丽芳订立的劳动合同,是基于张丽芳在工作过程中存在篡改会计账目、账簿中无会计凭证等违反会计法和公司财务管理制度的行为,故其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不构成违法解除,不需要向张丽芳支付赔偿金,并向本院提交了《财务管理暂行规定》、六壬网安公司汇款申请单、六壬网安公司记账凭证等证据材料以证实其主张。本院认为,六壬网安公司提供的这些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篡改行为系由张丽芳直接实施或者授意实施,六壬网安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财务管理暂行规定》系经民主程序制定,并已经公示或者告知张丽芳,因此不能作为本案事实认定的依据,即使张丽芳存在失职行为,六壬网安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失职行为已经给其造成重大损害,且六壬网安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也未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组织。据此可以认定六壬网安公司单方解除与张丽芳之间的劳动合同,事实依据不足,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规定,六壬网安公司应当向劳动者张丽芳支付赔偿金。因张丽芳在六壬网安公司任职时间达两年九个月,且张丽芳离职前一年每月平均工资为12531.89元,故六壬网安公司应向张丽芳支付赔偿金12531.89元×3个月×2倍=75191.34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条、第四十三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参照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53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原告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被告张丽芳支付工资57030.96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191.34元,合计132222.30元。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股东起诉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回购股份......

根据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闽0105民初1451号,于祯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王琦立即向原告支付股权回购款人民币1315200元【回购款计算公式为:认股投资金额×(1+12%×本次投资认股完成日到收购日天数/365天)-收购日前原告已分得的现金红利;暂以2018年11月4日为收购的回购款为1315200元,收购日为被告实际支付回购款之日】;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包括但不限于案件受理费、财产保全费、公告费等)。事实与理由:被告王琦系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2016年4月12日,被告与原告签订《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协议书第一条第1.1款约定由原告以现金出资方式通过福州云道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云道投资)间接持有公司股份10万股,合计120万元;第1.3款约定公司负责办理本次股权激励相对应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在本协议书签订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完成变更登记工作;第二条第2.1款约定被告承诺,在原告投资完成后,若公司无法在2018年6月30日前正式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递交IPO申请材料,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回购名下的公司股份;第2.2款约定股份回购价格为:原告认股投资金额×(1+12%×本次投资认股完成日到收购日天数/365天)-收购日前原告已分得的现金红利。其中,认股完成日和收购日均以贵我双方实际回款日期为准;第四条解决争议方法约定;若协商不成,向公司所在地(即福州市马尾区)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等。协议书签订后,原告已分别于2016年4月29日、5月5日向被告支付投资款90万元、30万元,共计120万元。2016年5月12日,云道投资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将原告登记为合伙人,间接持有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然公司至今仍未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递交IPO申请材料,根据协议书第二条约定,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回购上述股权份额。为此,原告多次通过口头和书面表达回购并要求支付回购款的要求,其中,2018年10月22日,原告向被告寄送《关于请求立即回购并支付回购款的通知》要求被告回购协议书项下的股份并支付回购款,并抄送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然而,被告仅支付人民币25万元的回购款,其他回购款至今认为支付。综上,被告已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

据查询,云道投资系福建六壬网安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3.36%。

上市后备企业,起诉财务经理存在篡改会计账目等行为


看来世界很复杂,投资需谨慎。

新闻推荐  
1取材红旗连锁超市里的市井故事,网剧《便利店的故事》开播了
2张硕辅率团赴贵州对接扶贫协作工作, 并考察雪松控股帮扶进展
3光明乳业发布重量级新鲜新品,“领鲜”战略引领“鲜活新升”
4康华生物员工积极参与2019金温江半程马拉松
5刘强:复制“复星全球合伙人”基因,为药友未来发展积聚新动能
617大名酒30年后聚首舍得酒业,探寻中国白酒高质量发展路径
7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罗凉清一行到五粮液集团调研
81瓶1978年郎酒拍出36万元 郎酒陈年老酒香飘羊城
9张近东谈智慧零售:终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10张劲与200名投资者坦诚恳谈8小时,全力支持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