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访网 人物第一媒体
首页  >  财经学人思想纵横  >  祝义财消失的1400天:千亿巨头雨润集团的绝境求生路

祝义财消失的1400天:千亿巨头雨润集团的绝境求生路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缪凌云 责编:王馨
祝义财失去自由的同时,曾经创下千亿营收业绩的雨润集团几乎遭受了毁灭性打击,核心公司雨润食品差点沦为弃子,转卖他人。

如今,消失1400天的祝义财重回大众视野,迷途多年的“雨润系”能否重回正轨?

2019年1月22日晚间,雨润食品(1068.HK)、中央商场(600280.SH)双双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经回到家中。

这一消息无疑给投资者带来了极大鼓舞,至今两个交易日时间前者暴涨近30%,后者也已经收获了两个涨停板。

只不过,如今摆在祝义财面前的雨润早已不是当初实力雄厚、四处扩张的资本王国,而是一个业绩暴跌、债务堆叠、艰难求生的虚弱巨兽。

“雨润系”债务僵局

祝义财掌控的“雨润系”,旗下至少拥有雨润食品、中央商场两家上市公司。其中,曾经为行业龙头的雨润食品近年来深陷债务泥潭。

截至2018年6月30日,雨润食品未偿还的银行贷款高达73.28亿港元,97.62%将于一年内到期。与此同时,公司合计有56.96亿港元的贷款已经出现逾期。

背负着高昂的借款,雨润食品现金结余、质押存款及受限存款合计却只有1.97亿港元。并且,2018年上半年雨润食品虽然实现营业收入61.15亿港元,同比增长5.4%,继续小幅回升,但是依旧出现了5.42亿港元的亏损。想要凭借自身的造血能力走出债务泥潭,可谓遥遥无期。

相比之下,作为“雨润系”中相对优质的资产——中央商场,虽然债务状况可控,但是也仅仅能够“独善其身”。

财报显示,中央商场资产负债率一直在90%左右徘徊。作为一家商业地产企业,这一数字尚可接受,却着实已经站到了红线的边缘。

例如,2018年上半年,一向经营状况良好,盈利能力不错的中央商场业绩突然出现暴跌,扣非净利润为0.76亿元,同比下降70.51%。造成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财务费用的大幅攀升,从0.97亿元上升至1.66亿元。

半年报公布后,中央商场股价出现了连续六个跌停,直接腰斩。

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同比继续重挫91.91%,仅有243.23万元。

与此同时,作为实控人的祝义财,所持股份更是被华融资产、西部信托、信达资产、包商银行等诸多债权人轮番冻结。

对此情况,中央商场董秘办人士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控股股东股份的冻结,并不会对公司正常的经营状况产生太多影响”。

多元化扩张埋下隐忧

“雨润系”的发展轨迹仿佛一辆过山车。

作为祝义财的起家之业,雨润食品可谓家喻户晓,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1年。

当年适逢改革开放初期,得益于市场的放开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肉食品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原本倒腾水产生意的祝义财果断抓住机会,投入全部家当成立了加工厂,杀进市场。1993年1月,工厂正式迁址南京,雨润食品前身南京雨润食品公司正式成立。

凭借着“雨润火腿”这一拳头产品,以及“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祝义财很快占领了江苏地区二三四线城市的酒店、副食品店,在行业内成功站稳了脚跟。

其后,通过对南京罐头厂、哈尔滨肉联厂、开封肉联厂等三十家左右国企的收购,雨润食品的规模迅速膨胀,并在2005年底完成港股IPO,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在食品加工行业高歌猛进的祝义财并不满足,多元化扩张成为了他新的目标。

2002年5月16日,江苏地华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地华”)成立,拉开了雨润多元化发展的序幕。

而后的数年时间,雨润食品母公司雨润集团相继进入地产、物流、旅游、金融等诸多领域。2004年11月至2015年3月,祝义财还曾通过连续举牌,一举超越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控股)公司,成为南京中商(现中央商场)第一大股东并实现控股。

截至2012年底,雨润集团宣布上马项目总投入就已经超过千亿元。在2011年年初公司内部会议上,祝义财更是提出2015年整体营业收入2100亿元的目标。

且根据《中国企业500强榜单》,2012年雨润集团整体营业收入即已达到1061亿元,位列全国第112位。

然而,巨额的投入带来巨额营收的背后,却是公司对资金的日益饥渴。祝义财开始通过各种手段筹措资金。其中,非食品项目的投资,从食品板块抽取了大量血液。

仅仅从表面上就可以看到的是,在多元化刚刚起步的2002至2004年,雨润食品应收关联公司款项(非贸易)合计高达16.7亿元。公司《招股书》也明确写到:“部分由于向关联方提供的垫款,在2003年下半年及2004年生猪平均成本大幅上升时,本集团并无充足的资金扩充本集团生产以满足日渐殷切的市场需求”。

一边是疯狂的投资扩张,另一边则是对上市公司疯狂的抽血,让“雨润系”的资金链极度紧绷,风险抵御能力大幅降低。

恰在此时,“黑天鹅”降临了。

“黑天鹅”引爆资金链

第一只黑天鹅叫做“食品安全危机”。

2011年开始,一直以“食品工业是道德工业”为口号的雨润食品,接连曝出多起产品中出现头发、包装塑料、金属卡扣等异物,出现瘦肉精残留的问题。

2012年,祝义财以“投放更多时间于社会事业及其个人其他投资及责任”为由,辞去雨润食品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雨润食品经营状况开始掉头向下。

当年,雨润食品实现营业收入267.82亿港元,同比减少17.1%,归属股东利润也由正转负,出现了6.05亿港元的亏损。自此之后,公司业绩开始震荡下滑。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合计亏损超过60亿港元。

公司股价也从2011年30港元/股的高点,跌落至前段时间的1港元/股以下。并且,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雨润集团多元化扩张的许多项目,也处于关闭停工状态。

对此,消费品专家肖竹青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称,“这主要是因为战略上不够专注,后期的人才和资金都跟不上扩张速度,而中国猪肉价格市场本身波动水平较大,‘不专一’的雨润缺乏行业产业链上的全方位支持,极易在行行业跌势中出现问题”。

如果说食品安全危机给“雨润系”敲响了警钟,那么祝义财被监视居住更是成为了压垮资金链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3月27日,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消息一出,市场震动。

一方面,各家机构旋即收紧对整个雨润体系的借款。诸多雨润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的金融合同债权持有人要求法院冻结祝义财个人财产以及所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

同时,雨润集团旗下黄山雨润地华置业有限公司、黄山松柏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有限公司,因为涉合同纠纷多起,房产被查封,并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

另一方面,公司裁员,动荡难安。根据相关财报,2011年雨润食品员工总数2.1万,2016年底已经下降至1.2万,2018年上半年末更是只剩下1万人。

曾经的千亿江山,一片风雨飘摇。

大佬归来,前路何在?

风暴面前,“雨润系”也在努力自救。为了缓解危机,雨润食品还差点沦为“弃子”,被整体出售给融创,不过因部分条件没谈拢和债务的复杂性,最终未能进行交易。

当然,一个比较好的状况是,多方权衡之下“雨润系”的债权人大都保持了足够的耐心。正如雨润食品财报所表示的,面对数十亿的逾期贷款,“与各银行紧密沟通后,了解到银行方面不会采取极端措施,各方也希望公司能够保持正常运营,逾期贷款并不会对集团的业务运作构成重大影响”。

江苏某相关银行人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解释,从雨润集团债务、资产状况来看情况比较糟糕,贸然处置各方债权人的损失都会非常大。同时,公司主营业务并没有停止运作,品牌影响、生产能力、销售渠道都还在,因此大家冻结的大都是中央商场股权此类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的资产。

从财务数据来看,雨润食品的营收、毛利润也的确出现了小幅回暖。

如今,因“监视居住”被带走的祝义财重回大众视野,其是否会介入“雨润系”成为了市场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

对此,中央商场及雨润食品人士皆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祝义财“目前未在公司担任职务”。至于未来有何打算,对方并未回答。

刚刚回归的祝义财会扮演怎样的角色,“雨润系”又能否藉此走出低谷,欢迎在文末留下你的观点。
新闻推荐  
1东旭光电加码布局石墨烯 市场应用前景广阔
2舍得酒业坚定不移走可持续、高质量发展之路
3“一企一精品”,让特色文化成为企业新名片
4国潮当道 青岛啤酒惊艳跨界纽约时装周中国日
5复宏汉霖HLX22单抗获国家药监局临床试验批准
6重庆打造智慧小区60个,金科龙湖新鸥鹏碧桂园上榜
7新农人走出贫瘠大山 与碧桂园合作 带动更多贫困户脱贫
8猫眼娱乐登陆香港联交所,华兴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9五粮液集团董事长李曙光节后首日看望生产一线员工
10泰禾集团:从快到稳 主动调速求精 从负到正 现金流显著改善